返回

渣了四个霸总后[穿书]

第167页 (1/2)

让林潮生想到了,‘未若柳絮因风起’。

总之地面连着天色都像被洗白了般,房子边角也覆盖了雪色,他打了辆出租车,一路看着窗外风景,幸好车内暖气足,倒不显得多冷。

旁边坐着的李芸更是惊奇,她说:“我只在电视上看过这么大的雪,真漂亮。”

道路有行人扫雪,露出了原本水泥的颜色。

林潮生看着外边,觉得这里不如a市的繁华,可也别有一番感觉,也可能是他心态变了,他看哪都觉得顺眼,比起a市拥挤的钢铁森林,这里更加地开阔和自然漂亮。

他在心里想着:就是这里了。

*

距离林潮生离开已经过两天了。

夜以泽比韩曜更早的发现。

林潮生失踪被囚禁事在他心里留下了些阴影,所以前几天他面对林潮生时候已经在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林潮生是他喜欢的人,而他受过的折磨只会成倍地压在他心里,他甚至不敢轻举妄动,见到他只是抱着他,静静地感受他的存在。

而那个为他受伤的冷彦,林潮生会怎么想?

这念头如山一般压在他心里,他确实是在害怕。

当电话打不通的那一刻,他脑里绷着的神经忽然断了。

他急着重复打林潮生电话,得到的还是一样的语音消息,他转念一想,打了李芸的电话。

而林潮生没想到自己百密还有一疏,他为了省麻烦换了手机和手机号,却忘记了李芸的手机号。

他坐在李芸的旁,听到她口中说出的‘以泽’两个字就感觉很不好了。

林潮生脸上淡定,心里忐忑地夺过她的手机,眼神示意着李芸等下解释。

“咳,是我……”林潮生清咳一声,他拿过手机自己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其实他是心虚的,因为他知道夜以泽喜欢他,而他也正为了躲他。

这前因后果无解了。

林潮生要不是听到电波那头粗重的喘息声,差点以为自己接了个幽灵电话。

又过了几秒,那边总算是开口了,平时清朗的声音压得很低,沙哑着:

“为什么?”

林潮生心脏莫名地一缩,继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甚至想象得到夜以泽问这三个字的神情,狭长的眼睛应该是泛红的,或许是在委屈,更多是戾气……他觉得夜以泽是个很固执的人,这点可能是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关怀与爱有关,明明他很聪明,但就是会为了一个东西去执着追求。

他固执这点和冷彦很像,却也很不像。

林潮生感到无奈,低声说:“我离开a市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回去了。”

“你离开不跟我说,要不是我知道阿姨的电话,你打算这辈子就把我忘了吗?”夜以泽声音很闷。

林潮生眉目微动,温和却无情地说:“因为我还是不喜欢你。”

不该给的希望他不能给。

林潮生:“以后……也不要有以后了。”

夜以泽急着问:“你在哪?”

林潮生眉头微皱,“不要找我了,我不适合你。”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里的电话卡拔了出来。

再换过个卡吧。

李芸在一旁看着他,表情难得有些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