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当更强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决战匈奴(1) (1/4)

李左车确实擅长掐算时间,和他估计的完全一样,汉军主力确实是在十二月初十这天在太原郡治晋阳完成的集结,然后又在十二月十一这天出发北上,用时六天抵达了句注山南部的广武小城,又在第二天翻过句注山,正式出现在了雁门战场,也结结实实的杀了匈奴主力一个措手不及。

这次北征也一举打破了汉军自成军以来出动兵力的最高纪录,即便不计算在河东、太原等地征调的支前民夫,汉军主力的兵力规模也达到了惊人的四十三万以上!另外在加上雁门代郡的北疆汉军,从燕地出动的军队,汉军实际上投入参战的兵力,更是达到了五十六万之巨,也超过了汉军全国总兵力的一半还多!

这还不算,汉军主力这次还可以说是精锐尽出,无数解甲归田还没有多久的汉军精锐劲卒,重新拿起了武器加入北征大军,更多的汉军新生代力量在前辈们的率领下初次参战,这些新兵虽然缺乏实战经验,可是胜在身体强健,体力充沛,有冲劲更有闯劲!而在将领方面,已经贵为汉廷太尉的汉军首席大将周叔再度披挂上阵不说,龙且、钟离昧、丁疾、郑布、郦商和灌婴等汉军名将也悉数参战,另外远在齐地和楚地朱鸡石和冯仲二将也各自统兵北上,一起加入了北征军队,完全可以说是将星荟萃,猛将云集。

能够同时镇得住这么多骄兵悍将的当然只有项康本人,除了御驾亲征之外,项康还又把张良、陈平、娄敬、蒯彻和邵平等谋士重新带上了战场,可以说是大半个大汉朝廷都跟着项康北上来找匈奴决战,志在必得之意,也直接溢于言表。

汉军主力浩浩荡荡的越过句注山期间,项康再度收到马邑守将聂争的探报,证实了匈奴主力依然还被李左车所部诱骗在半天岭战场,项康也顿时大喜过望,拍掌说道:“好!多亏了广武君舍身报国,用妙计替朕把匈奴主力死死牵制在了半天岭战场,这下子我们终于不用担心匈奴蛮夷提前开溜,找不到决战机会了。”

书中说明,项康之所以如此自信,原因是替项康坐镇北疆多年的李左车早就发现了匈奴的一个致命弱点——战略机动性太差!表面看上去倒是尽是骑兵,想打就打,打不过就可以跑,但这仅仅只是战术机动性强,实际上匈奴军队的战略机动性却严重受制于他们的后勤体制,每次都出征都必须携带大量的老弱妇孺和牛羊牲畜,整体机动力甚至还不如汉军的步兵,所以匈奴军队这次除非是狠下心来放弃他们的老弱妇孺,还有视为性命的牛羊牲畜,只带着骑兵逃命,否则就必须得和汉军打这一场决战不可!

顺便说一句,霍去病之所以能够横扫匈奴,就是因为他发现了匈奴的这个致命弱点,每次作战都是先用细作斥候找到匈奴的老弱牛羊所在,首先把他们干掉,让他们没有办法为匈奴军队为他们提供口粮肉食,然后再从容找匈奴军队下手,或者是乘机逼迫匈奴骑兵与汉军决战,所以才屡战屡胜,所向披靡。然后还是在军事天才霍去病不幸逝世之后,匈奴军队逐渐汲取教训,每次作战都抢先向后方疏散老弱牛羊,腾出空间拉长战线,然后乘机对汉军的后勤道路下山,这才又重新扭转了被动态势。

言归正传,都是项康的心腹重臣,张良和陈平等人当然也早就看过李左车的奏报,知道匈奴的弱点所在,所以也没有觉得项康过于自信。但陈平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说道:“陛下,我们也不能过于大意,冒顿蛮夷如果懂得取舍,选择果断放弃他们的老弱妇孺和牛羊辎重,还是有机会躲避和我们的决战,保住他的骑兵主力。”

项康点头,也承认冒顿确实还有这个办法逃避决战,让汉军这次北征难以取得全功。另一边同样熟悉匈奴情况的娄敬则说道:“冒顿是可以这么做,不过匈奴的左贤王肯定不会答应,从匈奴蛮夷的进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