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神大人驾到[穿书]

第278页 (1/2)

这时,他才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身体酸软的厉害,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挣扎了半天,才勉强半坐起来,斜躺在床边。只是一个小动作似乎已用光了他浑身的力气。他皱眉,抬手覆上了额头。

额头很烫,他的手却很冰凉。原来是生病了。

想起昨晚纠缠的一夜,奚天元脸色微红。看来是昨晚不小心着凉了。天界中的神灵鲜少生病,但一旦生病就是会变得十分虚弱。在病好之前,他是别想下床了。

由于秦牵不喜欢被人伺候,所以在和奚天元成亲后,天宫里的侍从就被奚天元遣散一空。偌大的天君府邸里,只有秦牵和奚天元两个人。

秦牵不在,这里自然就只剩奚天元一人了。

奚天元望着空荡荡的居所,心里也跟着一起空落落的。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回忆起关于秦牵的各种记忆来。

这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寂静。

“娘亲,不好啦,爹爹移情别恋啦!!!”

本就烧得厉害的奚天元闻言,陡然睁开眼:“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几分力不从心。

小红鸡如同一颗炮仗似得拿着乾坤镜跑了过来,跳到了奚天元的胸口上。它一脸惊慌地将镜子递到奚天元面前,大声道:“我刚刚在镜子里看见爹爹抱着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还对那人笑得很温柔!”

虽然对秦牵的为人很相信,然而乍然听到这话,奚天元的脸色仍是不可避免的白了几分。他强忍着脑子里不时传来的剧痛,伸手拿过乾坤镜,低声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就在刚刚。我……我不小心,弄断了……”小红鸡吞了口口水,有些心虚,后面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不敢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娘亲会不会一气之下不要它了。小红鸡陷入了纠结中。

说话间,乾坤镜在奚天元的施法下,又亮了起来。这时,画面上显露出来的场景已变成了另一幅画面,风尘仆仆的秦牵正提着一个食盒向天宫走了过来。

下一刻,寝殿里响起了秦牵略带调侃的声音:“小蛋今天怎么过来了?”

床上的一人一鸡霎时吓得收了法术,将乾坤镜藏到被子里。

“没……没有,我,我就是想念爹爹和娘亲了,所以来看看你们。”小红鸡支支吾吾道。

奚天元轻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秦牵快步走到床边,放下食盒。见奚天元和小红鸡的神色有些不对,黑眸微眯。不过他没有多问,而是顺手将小红鸡拎到一边道:“你娘亲病了,今天没空陪你玩。先回长老那里去。”

“哎?娘亲你病了吗?”小红鸡这才发现奚天元的脸色果然不太好。

奚天元虚弱地笑了笑,心中的冷意总算被驱散了不少。原来秦牵并没有去做其他事情,心里仍记挂着他。

“我没事,小蛋你先回去吧。”

见奚天元这么说,小红鸡也不好留下来,只好跳下床,迈着小短腿向外走。一边走一边不忘回头嘱咐道:“那娘亲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

“嗯。”

小红鸡走后,秦牵坐到床边将奚天元搂到了怀中。感觉到怀中人冰冷的身体,他脸色微沉:“怎么不在床上好好躺着?”

奚天元心里仍记挂着小红鸡之前说的话,正愣神,一时没听清秦牵在说什么。等到那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再次响起时,他才回过神。

“……只是小病,无碍。你刚刚去哪儿了?”奚天元往秦牵怀中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