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页 (1/2)

追了两个月连载的忠实读者余景再清楚不过,祁璟是怎样一个天怒人怨、人人恨不得杀之的反派角色。

《修天》的背景设定是全民修真,修真的人多,建立的国家也多,而原书主角靳黎就处在一个名叫大月国的国家。

大月国原本国力昌盛,人民幸福安康,直到暴君祁璟即位。

祁璟此人,生性暴虐,淫/秽不堪,在位十年期间,将大月国搅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百姓不堪其暴/政,揭竿而起,奈何祁璟虽然残暴/淫/荡,武力值却爆表,将所有反抗他的人都以暴力压了下去,同时施加各种严刑酷刑。

百姓流离失所,十室九空,直到原书主角靳黎横空出世,一呼百应,聚集各路杂牌军,一路攻进祁璟王宫,抓获祁璟,干脆利落的折断他的手脚,废了他的丹核。

靳黎本是正人君子,一路打来对投降的俘虏皆有所优待,独独对祁璟下手狠辣。

魂飞魄散前,祁璟拼着最后一口气问他:“为什么?”

靳黎两眼泛红,沙哑着嗓子,恨声道:“晏止澜是我的同胞兄长。”

手起刀落,祁璟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全文完)

按照作者原本的设定和前期埋下的伏笔,靳黎杀了暴君祁璟之后,接下来便是自立为王,壮大自己的势力,吞并周围的一并小国,最终一统天下,成为修真界真正的霸主。

可惜,坑了。

……

而晏止澜,则是作为强大的背景板从头到尾贯穿全文,是小说的灵魂人物,可以说没有晏止澜,就没有《修天》这本小说。

余景结结实实打了个激灵,眼看着侍卫又要动手,忙开口阻止:“且慢。”

那两个侍卫忙住了手,一脸疑问:“君上?”

余景脑中各种念头纷杂,只想找个空隙好好理理思绪,一点都不想应对这种场面。

他稳了稳心神,咳了两声,打发人出去:“你们先下去,稍后等我命令。”

底下众人互相看了看,皆从对方脸上看到了犹疑的表情,似乎不相信对方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骆先生。

先前那个殷勤的狗腿子还迟疑的问了一句:“君上?”

余景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叹气:暴君祁璟的形象真是深入人心,言辞稍微正常一点,反倒让人不适应了。

他稍稍正色道:“怎么?我的话听不懂了是吗?”

众人诚惶诚恐的伏地,此起彼伏一叠声的:“小的不敢。”

“君上恕罪。”

余景听的脑仁疼,挥手让他们赶紧下去。

还是那两个侍卫先反应过来,弯腰行了个礼,便压着山羊须骆先生往外走。

走至门口的时候,那位骆先生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扭头深深看了余景一眼,慷慨就义一般,挺正胸膛,大步走了出去。

留下余景一个人待在偌大的空荡荡的宫殿里,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事情,顿时想就地死亡撒手人寰,他现在可是那个十恶不赦的暴君祁璟!

按照书中的剧情发展,这个时间段正处于祁璟刚登基上位铲除异己的时候,而他第一个要下手的对象就是晏家和晏止澜。

晏止澜出身世家,品质高洁,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只是一样不好,他性格太过刚正不阿,对于暴君祁璟的行径很是看不上,在祁璟还是储君的时候,就常常出言阻拦,坏其好事。

久而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