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43页 (1/2)

祁璟听他这么说,转头看向郑铮,想要问个清楚时,却愣住了。

原来不知何时,郑铮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他痴恋的目光牢牢的紧锁着祁璟的身影,睁大的眼睛却早已失去了神采,脸上一片灰败之色。

祁璟默然,转过头来对晏止澜道:“你被他骗了。以身殉魔的不是我,是老君上。”

晏止澜怔了一怔,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的目光轻飘飘地从郑铮的尸体上掠过,重新落在祁璟身上,皱眉道:“此人用心险恶,实在可恨。”

祁璟勉强扯出一个笑,转而问起其他:“我被他困在这里不知天日。外面的情形如今怎么样了?”

晏止澜定定地看着他,抿了抿唇:“你有没有受伤?”

祁璟一愣,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听到什么样的坏消息,也要镇定下来,千万不能慌。只是没想到,一向以天下为己任的晏止澜,回答他的却不是有关天下之事,反倒是一句像是委婉的关心他的话。

祁璟愣过之后,心里乍然乐开了花,顿觉甜滋滋的。即便如此,他面上仍是一片淡然,故作矜持道:“没事,郑铮不敢伤我。”

晏止澜点头:“他既费尽力气将你关在此处,定是想着要百般折磨羞辱你,不会轻易要你性命。”

祁璟哑然,原来晏止澜是这么想的吗?好在他没有嘴快的说出郑铮不杀他的真实原因。这样也好,郑铮已死,有些事情就当从未存在过。

想通这一点,祁璟顿觉身心轻松,对晏止澜道:“兴许是这样,只是他机关算尽,怎么也想不到事到临头,反倒自己先被魔息反噬,留了我一条性命。”

他这么说着,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喧嚷嚷的吵杂声音,像是有很多人涌过来的样子,其中夹杂着无数人的哭喊声、怒骂声,还有求饶声。

祁璟诧异道:“这是什么声音?”

不待晏止澜回答,他就忍不住抬脚往外走去。

这些声音像是与他隔了一层屏障一样,他能听的到听的清,却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未免也太奇怪了。

祁璟顿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衣袖被一只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拉住,阻止了他想要出去一探究竟的脚步。

祁璟抬眼,看向晏止澜。

晏止澜目光沉沉地看着他,说出两个字:“别去。”

祁璟看着他平静的脸色,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对。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晏止澜:“究竟发生了什么?”

晏止澜与他对视半晌,就在祁璟快要放弃,以为他不会对自己说实情的时候。对方终于开了口,却是说的另外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

他静静的看着祁璟,说道:“我方才想起了我很多年前做的一个梦。”

祁璟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晏止澜盯着他的眼睛,字字清晰:“梦里的晏止澜被暴君祁璟关进牢狱中,受尽酷刑、百般折辱而死。”

祁璟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如同当头被泼一盆冷水,激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看着晏止澜,努力扯着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这个梦,委实太过了。”

晏止澜不错眼的看着他的脸:“君上想不想知道,梦里的暴君,为何要杀我?”

“为什么?”祁璟快要哭出来了,狗比老天这是在玩他呢!

晏止澜说的那个什么梦,分明就是《修天》的原著剧情!当初要不是为了挽救自己小命,他会过着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