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45页 (1/2)

下一瞬,他就放松了下来。

是个人族的小孩子,约莫到他的大腿根部那么高,正仰着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脏兮兮的看不出来样子,应该是某个世家贵族的小公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看不出来颜色,然而从布料上却能看出,是世家才能用的起的彩云锦,衣料上乘,非普通百姓所能买的起的。

祁璟垂眸看了他一眼,温声道:“你家大人呢?快去找你家里去,这里不安全。”

他说着,环顾四周,没发现有大人跟着的踪迹,不禁紧紧皱眉:“你……”

小孩儿突然抱着他的大腿哇哇大哭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很是凄惨,他满脸都是泪水,亮晶晶的眼睛里滚出大颗大颗的眼泪:“哥……哥……”

涌出的泪水冲刷掉了他脸上的脏污,祁璟这才发现,原来小孩儿不是别人,正是原书的主角靳黎。跟晏止澜关系好起来之后,他差点忘了,还有个原书主角这回事。

祁璟看他哭的小脸通红不住打嗝,四下又没看到晏家人,心下顿时了然,想必是慌乱中跟人走散了。这小子也算幸运,能从满城遍地的魔物中捡回一条小命。

祁璟蹲下身,抹去他脸上的泪:“静伯在哪儿?我带你去找他。”

靳黎摇摇头,带着哭腔的小奶音颤巍巍说:“我、呜呜、我不知道,好黑,好大的火……”说着他扑进祁璟怀里,呜呜哭道,“哥哥……害怕……”

软软的小身体伏在怀里,祁璟立时手足无措起来,他慌了一会儿,才找回神,定了定心神,无奈地抱起小孩儿,“别怕,我带你去找哥哥。”

靳黎两只小手牢牢攀在他肩头,带着浓重的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眼睛里是全然信任的光芒。

祁璟左手抱着靳黎,右手拿着九圣,小心又谨慎地带着靳黎朝前走去。既然靳黎在这里,晏府的人应该不会走远,毕竟是晏家的二公子,除却晏止澜之外,晏府最重要的小主人。

他打定主意,将靳黎交给可信赖的晏府仆从之后,再去找晏止澜,毕竟如今京都危险重重,他自身尚且自顾不暇,再带着小孩子更是□□乏术。

所幸没走多远,就有人神色慌张地朝他这边跑来。

祁璟很快看出来,是靳黎的乳母。

乳母看到靳黎全须全尾的被人抱在怀里,没有被魔物杀掉,松了口气之后方才想起后怕,双腿一软,瘫在地上嚎啕大哭:“小公子!你吓死乳娘了!万一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

靳黎挣扎着从祁璟怀里跳下来,小跑过去抱住乳母:“乳娘不怕,哥哥在。”

乳母这才抬头看到祁璟,看清之后吓了一跳,急慌慌伏下身子行礼:“君上。”

祁璟点头,示意她不必多礼:“可有看到你家大公子?”

乳母摇头:“大公子回京之后,就去宫里了。”

她一开口,祁璟便知从她嘴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只好道:“如今京都危险重重,到处都是魔物,你好好看着孩子,莫要让他再走丢了。”

乳母泪如雨下,磕头如捣蒜:“是是,小的知道。”

祁璟看着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问道:“你们可有安身之处?”他原本是想靳黎托付给晏府的人便离开,好接着去寻人,转念又想到这一老一小身无灵力,若是碰到魔物毫无自保之力,恐怕他走出不了多远,两人就会命丧黄泉。

因此,便耐着性子又多问了一句。同时心里打定主意,要是他们没有庇护,少不得自己再费些心神照料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