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52页 (1/2)

晏止澜伸手推开门,抬脚走了进去:“确定。”

祁璟满腹狐疑地跟着他往里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齐齐涌了上来,一会儿想晏止澜从未出过京都,为什么会在千里之外的北疆有居所?一会儿又想晏止澜是不是曾经在这里藏过什么人?毕竟这处地方不仅隐秘,周围环境也很好,甚至院子里的摆设和布局都很高雅,很是适合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一想到晏止澜可能还喜欢过别人,祁璟的心里就咕噜噜直冒酸水,气鼓鼓地往院子里的石凳上一座,赌气道:“我要换个地方。”

晏止澜刚要去推开正屋的大门,闻言侧头看他:“怎么?不喜欢这里吗?”

虽然清楚自己此举纯粹是无理取闹,然而祁璟心里不痛快,也不想忍着,遂任性道:“不喜欢。”

晏止澜收回手,脸上闪过一抹失落,随即平和道:“无妨,你若是不喜欢,我们再寻他处便是。”

祁璟心里堵着一口气,耍起小性子来,愤然背过身去:“我改变主意了,就要住在这里。”

晏止澜怔了一怔,好脾气的点头:“听你的。”

祁璟一听这话,火气轰然上头,蹭的一下站起来转过身,手指抵着他的心口,强词夺理起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何时清冷孤傲的晏大公子变得如此亲易近人了?你的傲气呢?你的脾性呢?你怎么不生气?又怎的不反驳我?对我这么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的,你是不是心虚了?是不是后悔了?”

晏止澜按住他的手,像是领会到了什么,深邃的眉眼直直望进他眼睛里,温声道:“阿璟,你究竟想说什么?”

祁璟冷哼一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热气:“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还多此一问。哼!”

晏止澜捉摸不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斟酌道:“不错,我确是有件事瞒着你。本想着待一切安定下来之后再告知于你……”他顿了顿,道,“既然你已有所察觉,我也不再瞒你。”

祁璟本是虚张声势地炸他一炸,没想到真的炸出来一句隐情,晏止澜脸色倒是淡然寻常,他自己却是气的快要呕血,一面气自己没事找事儿徒惹心伤,一面又气晏止澜冰块似的不会哄人。

饶是心内五味纷杂,愁肠百结,他脸上仍是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故作大度道:“你既如此坦率,我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之人。你且说来听听,让我知晓你们的感情到了哪种地步,好再做定夺。”

晏止澜眉头微蹙:“我同他自小一起长大,可谓是情深义厚。若不是他犯下大错,我也不会……”他刚说了一句,就看到祁璟的眼眶里点点水光闪现,难得的手足无措起来,“是我说错了吗?”

祁璟没骨气的吸了吸鼻子,扭头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闷声道:“你没错,错的是我。你们青梅竹马,本就天生一对,是我中途插入坏你们姻缘,是我的错。他犯了什么错?我去找莫知疏通一二,这就放你们双宿双飞……”

他话没说完,肩膀就被人紧紧按住了。

晏止澜将他身体扳正,哭笑不得:“你在说什么?”

祁璟犹沉浸在自己刚确定恋爱关系就要失恋的悲痛中,泪眼模糊地看了他一眼:“我这就走,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免得碍了你的眼。”

晏止澜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沉声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现在就走……”

“走”字被人封在了口齿中,晏止澜微微俯身,抬起祁璟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上去。

祁璟看着他放大的俊脸,明知不合时宜,还是无比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