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53页 (1/2)

祁璟被他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忍不住开口道:“等下。你这个生死至交,我认得吗?”

晏止澜点头:“原本你该认得的。”

祁璟愈发茫然了:“什么叫做原本该认得?”

晏止澜道:“这其中出了一些小岔子,是以你不记得他,他却认得你。”他顿了顿,语气有些涩然,“我与他相识数年,也是离宫前那一刻方知道,原来他也是毕方十二卫中的一卫……”

祁璟猛地精神一震:“是……”早在他冲向魔门的那刻,毕方十二卫尽数随他而去,如今还活着的,唯有……

晏止澜对上他明了的眼睛,轻轻颔首:“不错,他说他就是第十三卫。”

“因为忧心家中父母,又没有君上召唤不得现身,我只得潜伏在宫中,静待时机。不料这一犹豫,就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惨死在郑铮手中,偌大郑家落入贼人之手,你知道我有多恨吗繁之?君上久久没有召唤,我看京都又一片安宁,便忍耐不住潜回家中看望母亲,谁知回来方知擅离职守酿成大错,君上被郑铮所囚不知所踪,我无意间竟又陷君上于险境。繁之,一步错步步错,我罪无可赦,没有颜面再见君上。你——你杀了我吧!”

郑珏的话言犹在耳,晏止澜微叹一声,简明扼要地将他所说的话转达给祁璟,便静静等着祁璟发落。

祁璟听完,唏嘘不已。这郑珏也是个惨的,国破家亡不说,还背了这么重的思想包袱,恐怕以后终生他都得活在自己的内疚和悔恨之中了。真要论起来,也怪不得郑珏,只能怪他忘记了召唤十三卫的口令,才阴差阳错的徒生这么多事端。

他感慨了一阵子之后,对晏止澜摆摆手:“罢了罢了,当日之事也非他所愿。再则,也不能全然怪他,是我自己想不起来十三卫的存在,把他给忽略了。事情都过去了,让他不必放在心上。好好活着便是。”

半晌,没有听到晏止澜的回应,祁璟略感奇怪的抬头。

晏止澜面色有异地看着他,道:“方才你所言……”

“方才我所言?”祁璟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跟着重复问了一遍。

晏止澜突然欺身上前,神情古怪:“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坏人姻缘?双宿双飞?”

他每说一个词,祁璟就讪笑着往后退一步,心虚不已。

到了此刻,他要是再不明白先前纯属误会是自己胡思乱想,那他就真是个傻子了。当然,他是死活不会承认自己拈风吃醋的成分多一些。

直到退无可退,背抵上一个坚硬的东西,祁璟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经退到了正屋的门前。他不得不停下来,双手挡在身前,对着晏止澜大喊一声:“停!”9.7.9.9.

晏止澜长臂一伸,将他困在自己与门板之间,半垂的眼尾微微上挑着,清冷中带着些许令人心痒的魅惑,他低沉的嗓子像是一把羽毛,轻轻拂过祁璟的心弦:“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祁璟闻着他身上的淡雅清香,又被他灿若星子的眼睛一看,立时呼吸一滞,被美色迷得昏头转向,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磕磕巴巴道:“我……我不知道……”

晏止澜低笑一声,捡起他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在耳后,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用力,推开了祁璟背后的屋门。

祁璟讶然地看着屋内陈旧的摆设,又不明所以地看向晏止澜。这里的陈设,好似在哪儿见过,总觉得莫名有点眼熟。

晏止澜握着他的手,带着一一看过去,轻声道:“这里是我母亲年少时在北疆的故居。”末了他又补充一句,“多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