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54页 (1/2)

失去了高深灵力的加持,回归普通人的日子,祁璟才觉得自己像是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了,不用再时刻绷紧了神经,处处注意形象。再加上,这里除了他们二人,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打扰,是以,他越发懒散起来。

晏止澜的目光从青玉杯上挪开,落到他身上,突然微微皱眉,起身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襟。

祁璟呆愣愣地看着他细致妥帖的将自己的领口收拢,掩去一大片大好春光,又认真地将他没系好的衣带解开重新系好,人这才坐回去,面无波澜地抬手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淡声道:“喝水。”

祁璟接过杯子,放到唇边沾了一沾,权当是喝过了。随手放在一旁,以手支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晏止澜,央求道:“行不行?”

也是他贱得慌。

原本做君上的时候,羡慕人家闲云野鹤一样的潇洒日子。等他顺势脱身撂下摊子,终于有机会体验一把富贵闲人的生活,这还没过几个月,就百无聊赖浑身闲的长毛,已经过腻了。

因此,这段时间他左思右想,总觉得应该找点什么事儿做才好,不然整天跟晏止澜两人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再好看的人也审美疲劳了。

总得对对方保持着新鲜感和好奇心,才能长久么不是。

祁璟苦思冥想了好几天,昨日里随意一瞥,偶然间又看到了墙角那簇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的小蓝花,脑子里灵光一闪,顿觉有了主意。

于是晚间,在床上耳鬓厮磨之后,他便同晏止澜说了心里的想法。

不料刚说出来,就被晏止澜一口否决,道他现在的身体尚还虚弱,需要休养,不适合做那些费神费力的事云云。

祁璟为了证明自己身强力壮,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展示他的肱二头肌:“你看,我一点都不虚!”

晏止澜眼神暗了暗,将人重新按在身/下,声音低沉:“既是如此,我们便试试。”

于是第二天,祁璟如同全身被重物碾压过一样,日上三竿才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精神恍惚地下床,晃悠悠地挪到院子里找晏止澜。

晏止澜没有回应,稳了稳心神之后,祁璟依旧不死心,又追问了一遍:“行不行?”

晏止澜静静地看着他,开口说了话,却是完全与之不想干的话题:“骆先生前两日传信与我说起你的身体,言道若是你静心休养,勤加修炼,或许能重振丹核,恢复灵力。”

说起这个,祁璟就心绞痛。

明明他与晏止澜一前一后,铁了心的去以身殉魔,没想到他的灵力尽数枯竭,晏止澜却是除了魔息被全部抹去之外,毫无损伤,甚至因着除去魔息的缘故,修为更加精纯,所达到的境界也更为高深。

按照骆杨生的推测,或许祁璟会如此的原因是他先前取过心头血给晏止澜,精血不足导致。因此叮嘱晏止澜,要好生照顾祁璟,莫要让他费心耗神,好生将养便是。

本来,祁璟觉得这是件好事。美人在侧,何其美哉?虽然这个美人总是让他腰酸背痛,但是怎么着看上去,也是他占便宜不是?

然而时间一长,祁璟那颗安分不下来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无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百无聊赖之下,他终于将目光投向了院子里,吃着隔壁阿婆送来的包子,心中渐渐有了主意:他要去种菜卖菜!回归最天然质朴的普通百姓生活!

谁知他刚兴致勃勃地把这个想法说给晏止澜听,就被对方断然否决了。

祁璟不甘心自己的计划还没实施就胎死腹中,企图卖惨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