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55页 (1/2)

雪狼又从喉咙里发出几声类似于讨好的声音,恋恋不舍地看着祁璟,无精打采地在院子里找个了角落趴下,只身后的尾巴仍冲着祁璟欢快的摇动个不停。

祁璟新奇不已,眼里止不住的喜欢和欣喜,问晏止澜:“你怎么把它带过来了?”

最初的震惊之后,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只雪狼,应该就是当初他和晏止澜在北疆救回来的那一只。只是当时情况紧急,他随后扔给吴青之后,便没有再过问了。后来京都出事,他忙得□□乏术,更是把它忘到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了。

几个月没见,那只巴掌大的雪狼如今已然长开,体型上更是如同吹了气球一样的变化,往那一站约莫有半人高,威风凛凛的好不威风。乍一见,险些令他没认出来。

晏止澜侧头看他:“可开怀了些?”

祁璟连连点头:“开怀开怀,高兴高兴!”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几步走到雪狼面前蹲下。

那雪狼很是通人性,见他走过来,立时从地上站起来,抖抖身上的毛,将毛茸茸的脑袋主动送到他手里。

祁璟撸了一把它厚实蓬松的毛毛,开心的合不拢嘴,一股满足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忍不住道:“给它吃什么东西?就让它住在院子里吗?我们要不要给它搭个窝?不然干脆让它睡到屋子里吧,不然万一给偷狗贼当成大狗给下药偷走了怎么办?”

他越说越忧心忡忡起来:“还是养在屋里吧,这样我们也放心。”

晏止澜脸上现出无奈的神情,带着些许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不会有人想要偷它的。”

“怎么不会?”祁璟摸着雪狼柔软浓密的毛,据理反驳道,“前儿个李大婶还在外面大骂,说偷狗贼不得好死。我这才知道她家养了几年的大黑被人偷了。大黑你也见过的,被李大婶眼珠子似的养的又高又壮,又懂事又会看家,谁知道就被偷狗贼给惦记上了呢?指不定这会儿已经被人拆骨下肚了。”

他越说越生气,愤然道:“这些偷狗贼实在可恨!最好别被我碰上!否则我打断他们的腿!”

说完他又满眼怜爱的看着手中乖巧粘人的雪狼,放缓了声音道:“你看它还没成年,就已比大黑高壮了,我怕用不了两天我们家也会被偷狗贼惦记上。以防万一,我们就养在屋里吧。”

晏止澜听到他说“我们家”三个字时,眼里不觉流露出几许温柔,又听到他后面执意要将雪狼养在屋里,只好出声提醒道:“它是狼。”

“狼怎么了?”祁璟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讪讪道,“哦。”

他怎么给忘了,再乖巧可爱,他手下的这个,也不是家养的大狗,而是凶猛的雪狼啊!别说以晏止澜如今的修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警觉的感受到,根本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偷鸡摸狗之事。光凭雪狼的这个外形,也没人敢打它的主意啊!

祁璟顿了顿,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你说我们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好?”

晏止澜神色温柔的看着他:“你喜欢就好。”

祁璟本来也就是象征性的问他一问,反正以他对晏止澜的了解,对方一定会说随你。果不其然,被他猜中了。

祁璟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一拍脑袋:“不然我们就叫它雪球吧!你看它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我们又是在大雪中捡到的它,这个名字再应景不过,你觉得好不好?”

他自觉十分满意,说着话便扭头去询问晏止澜的意思。

猝不及防的,撞进汪着一潭深情的眼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