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叶知秋(高h sm)

电话play (1/2)

“你没睡着?”沉知秋赶项目正赶的烦躁,既不想继续工作,又心烦意乱睡不着,打个电话看看小奴隶睡着没。下午睡那么久那么沉,晚上少睡些应该没事。

”刚刚醒了。”想到刚刚自己正意淫主人,陈叶突然有些紧张。

沉知秋听他口气有些不对,“嗯?醒了多久?”

“嗯……十分钟?”

“十分钟干了什么?”沉知秋步步紧逼。

“没干什么。”在想不正经的东西。

“哦~你眼前是什么样?”

“床,被子,床对面是墙。”

“你呢,你是什么样。”

“我?我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陈叶把脚往被子里缩了缩。

“房间里有窗户吗?窗帘拉开,今天月色很好。”沉知秋在阳台吹风,抬头看见月光亮的晃眼,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窗帘开着……”

“你皮肤白,在月光下肯定很好看,起来,面朝窗户跪下,让身体都在月光下面。”

听到命令,身体先于大脑清醒过来,软下去的肉棒又兴奋得站立,陈叶喘着气,脱下内裤,肉棒被镀上一层奶油色,倒真如黄文里所说的玉茎一般了。他双手交叉抓着睡衣下摆,麻利的脱下来,又有些不自在,哪怕是在自己家中,不拉窗帘光着身子也有些害羞。

“主人……”

“你现在什么样子呢?”沉知秋想他颀长的身体弯折跪在地上,头发闪着银光,柔顺,乖巧,一定不敢大剌剌的看前方,肯定垂着眼眸,露出弯翘的睫毛,多么色授魂与的场景,真想在他面前,光脚踩在他身上,一定很舒服。

“光着,对着月亮,月亮很亮,照在我身上……”听到主人这样问,陈叶觉得自己好像正被主人注视着一样,浑身都发起热来,“很漂亮。”

“哈哈哈哈。”沉知秋颇有兴味地笑起来,“你怎么知道你漂亮。”

有点后悔脱口而出,但既然都说了,陈叶便梗着脖子回答:“主人说的。”主人曾靠得很近,气息游走遍布洁白的身体,叹息着说自己很漂亮。

“嗯~是很漂亮。”风把沉知秋的长发扬起,拢拢头发,她很敏锐的问:“你刚刚脑子里是不是想什么粉红色的东西?”

“没……”

“奴隶不可以对主人撒谎。”

“嗯……”

“想什么了?”

“醒过来的时候,月光照在我腿上,很好看,主人的手要是握着,会更好看。”

沉知秋没想到他之前就在想这些,忽然愣了,又有些意动,“我要看你,不要拍脸。”

照片上,小奴隶果然干净安静的像个圣子,月光像圣光笼罩,想叫人把阴影投射在他身上,推倒他,叫他惊恐,叫他害怕,叫他深陷情欲,难以自拔。

“这么晚了,你下面也很精神嘛。”沉知秋调戏他,“之前是不是也撸了。”

“嗯。”陈叶像被发现做了错事般抖了下身子。

“撸不出来?”

“嗯……”害怕担心沉下去,浮上来的是期待主人会给出怎样的惩罚。

“虽然没有给你下禁欲令,但是奴隶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括欢愉,你偷了我的东西,该怎么办呢?”

“主人~”陈叶动情的呢喃,放在膝盖上的手掌慢慢抓紧。

“你之前还想什么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