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叶知秋(高h sm)

电话play3 (1/1)

“打开震动”沉知秋听着他的喘息命令道。

因为刚刚的刺激,陈叶的姿势已经完全走了型,侧躺在地上,镜子里照出一条绿色的小尾巴,更庞大的身躯躲藏在层迭的肠道里。

“不要~”嘴上虽然这样说着,手上却缓慢颤抖的打开开关,“啊~!哈,主人,主人~”震动正顶到敏感点,他难以承受的在地上扭动,企图躲避这样的强烈的刺激,但快感却如影随形,步步踩在他脆弱的神经上。

沉知秋现在颇为愉悦,“我在~你现在是什么样呢?”

睁开紧闭的双眼,余光一下子瞟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知觉中,陈叶已经跪趴着,上半身贴着地面,屁股高高翘起,随着跳蛋震动,小洞缩得紧紧的,都看不见皱褶了,狠咬着绿线,恨不能把尾巴也吃进去。

“前面,嗯,在流水,好多,都湿了。”翘起的阴茎头上一股一股的流出淫液,流过柱身,润湿卵囊,顺着会阴和小洞流出的肠液混为一体,多的滴到地板上。

“你一向会出水。”沉知秋了然。

十指用力扒着地板,泛出青白色,陈叶像大猫伸懒腰一样,追逐着让他快乐的源头,毫无知觉的摇晃着屁股,淫靡浪荡,又叫人血脉偾张。

“主人~嗯啊,主人,我……”满心满脑的都是要高潮的欲望,如同满张的弓,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便一泻千里。

“怎么呢?”但是主人却想勾着他,吊着他,看他在欲海里挣扎。

“想要,主人,唔,给我,我不行了,主人,啊~”多次的调教已经让小奴隶无法掌控自己的释放,无数次冲击高峰又从高峰跌下,快感像海浪般累积,将他淹没。

“关掉震动,含在屁股里。”沉知秋坏心眼的微笑起来,“不许自己撸,早上来找我,钥匙在大门顶上。”

“主人!”这样岂不是要难受一夜,距离天明还有很久,陈叶几近崩溃,“我错了,主人,您罚我吧,不要这样。”

“这就是在罚你,祝你好梦,我的小奴隶。”欢悦的告别隐于电话挂断的嘟嘟声。陈叶捏着手机不知所措,翕张的铃口叫嚣着快爆炸的欲望,身体一动,肠道便摩擦着跳蛋传出愉悦的电流。

小奴隶根本无力起身,徒劳的顶动着空气,磨蹭着地板,前后夹击得受着折磨,彻底掉进情欲的沼泽。

不知是因为满山满谷的欲望难以发泄,还是因为委屈,陈叶红着眼睛落下泪来,闪闪的在地板上汪成一小块湖泊。他望着窗外西斜的明亮,觉得月色都要燃烧起来,光里带着冰冷的火,将他焚烧殆尽在这无边的渴望中。

他觉得自己将死于今夜。

作者有话说:8月25日至9月2日出差,停更

明天更文挪到后天,最近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