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叶知秋(高h sm)

团团1(随缘加更) (1/1)

咖啡店里没有什么人,沉知秋还以为被耍了,找了一会才在避人的角落里发现一个小巧的姑娘,人如其名,长得想叫人拥进怀里团起来。这个坐着不断抖腿,啃着指甲的姑娘缩在墙角,看起来很纠结不安,红红的眼眶里瞳仁紧张的转动,提防着四周并不存在的危险,仿佛有个恶魔在她耳边恐吓,现在坐在咖啡厅是不对的,接触别人是堕落的,违背命令会受到惩罚,她将被拖入地狱享用无限酷刑,罪恶之鞭将勒碎她的心脏,欲孽的石竹会从下体贯穿内脏长出来。

“团团?”沉知秋尝试叫了下那个姑娘,就看到一双盛着恐惧的眼睛,从里面涌出颤抖的泪水。

哭声混进咖啡厅的音乐,流于无声。沉知秋看她如此便坐到团团身边,想把手搭在她肩上安慰一下,却发现她身子猛地一颤,想躲开却没动,便把手收回来放在身侧问:“你身上有伤?”

这样普通的关心却叫团团吓一跳,猝然转头看了沉知秋一眼,又抖着瞄了一下坐在对面的陈叶,“没有,不是,嗯。”

先是下意识地否定,然后斗争了一会,她才困难地点头,并把长袖撸起来,露出消瘦的臂膀,上面纵横着各色伤痕,最显眼的是小臂内侧一排红痂,香烟烫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懂,原来不是这样的,但他说是对的,我应该要全部的,所有,都服从……”她低声地倾吐内心地疑惑。

“我是坏孩子,我怀疑我的主人。”她反复揪卷着衣袖,又瑟缩起来,“主人发现我丢了,会生气的,姐姐我是不是很坏,很笨,什么都做不好……”

点了一杯牛奶稳定哭泣的团团,一杯柠檬水给轻声抚慰她的沉知秋,陈叶靠在椅子上啜饮热咖啡,看着主人弯背塌腰把身子放得低于团团,双手覆着她的伤口,仰面温言细语得套话。

作者有话说:出差在机场打的;此桥段取材于真实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