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叶知秋(高h sm)

团团3 (1/2)

“正视你的感受,这也是安全词的意义。”沉知秋瞥了眼陈叶,看他坐着正发呆,汗湿的头发已经被空调吹干,正兀自翘在脑袋上随着风左摇右晃,想伸手给他抚下去,又收回眼神看着团团,“终归这只是获得快乐的手段而已。”

听着团团只握着牛奶杯默然,沉知秋把要不要报警的询问咽下去,皱眉问她:“你主人是谁啊?不知道我有没有听过。”

“你不会要去找他吧?”瘦弱的小姑娘忽然弹了一下,“我真的没事的,跟姐姐讲过之后好多了,我可能就是压力太大了。”

“行吧。”沉知秋喝光柠檬水,和陈叶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一下。

陈叶知道,这笑在说,那就算了吧,我也没办法,我只是一个泥菩萨,无法为萍水相逢的人做决定,也没必要自讨苦吃,我放下当时的一切,只为了给一根稻草,救命的,或者压倒骆驼的。

道别的话还未出口,团团的手机就猛烈的震动起来,“他来找我了,我要赶紧走了。”她“哆”得一下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抓着包急忙向外赶,推开门隐于夜色。

“我听说过很多相似的故事,也遇见过几个,但是……我……算了。”沉知秋敛眉深出一口气,站起来理理衣服,当时出门急她随便抓了件薄风衣,“我们走吧,是先送你回去还是在我这里过夜?”

边走边说,不等陈叶回答,沉知秋抬手看表,“几点了,现在回去……”

“嗯?”陈叶听她突然不说话了,快走几步与她并肩,见她脸色不虞,便顺着她的目光向前看去。

路斜对面停了辆粉色跑车,一个穿浴袍的娃娃脸,一腿支着,像圆规似的倚在车上,手上转着钥匙扣,仰头斜眼看着跪在脚边瑟瑟发抖的女孩,是团团。

夏末夜风混杂着小区里的烧烤孜然味和刚修剪过的青草味,送来个骑自行车的大爷,频频回首车边的奇怪动作,又向沉知秋陈叶递来疑惑的眼神,带着一肚子问号与感叹号远去。

或许是沉知秋的眼神过于实质,娃娃脸似有所感,转头和她目光撞个正着,意外地挑了挑眉,移开眼眸,撇嘴似乎是嗤笑了一声,朝团团一抬手,便上了车,还未等团团坐稳就呼啸而去,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低气压的眼神交战中,陈叶没吭声,很明显娃娃脸和主人认识,貌似还有些过节。

“走吧。”沉沉的话音,沉知秋满脸写着“不要惹我”。

坐上车,沉知秋没有给陈叶选择的权力,直接开回了自己家,将手头的一干事务扔在玄关柜上,脱了外衣随意甩在哪便是哪,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小奴隶脱鞋,张张嘴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屋子里还残存着离开前的淫靡味道,陈叶回看她的欲言又止,知道她是有些不痛快的,是有些无力的,甚至是有些愤怒的,急于去握紧什么,发泄什么,打破什么,有一股气堵在心里,四处乱窜找不到出口。

沉知秋没指望他做什么,只是下意识回头想交代晚上的事宜,却看见他熟练干脆地脱光所有衣服,操着她教的标准跪姿,跪在门口的擦鞋地垫上,重心落后,暴露所有脆弱部位,手心向上放在膝盖上,仰头看他神色复杂的主人,眼底一片平静。

主人,我在这里。

主人,无论如何,还有我需要你。

主人,我将像影子跟随你,每次回头你都能看见我,我将永远向你下跪。

主人,你拥有我所有权力,可以对我做所有想做的事情,鞭打我,绑缚我,控制我,在我身上留下痕迹,在我灵魂烙上沉知秋专属,我是你的容器,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