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叶知秋(高h sm)

睡不着 (1/1)

因为下午睡过一觉,所以晚上不很睡得着,陈叶闭着眼睛,却莫名的清醒,任由思绪飘飘荡荡,像夏夜中的萤火虫,飞到哪,脑海中就出现什么。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各自组建了家庭,父母感情不好,也不愿意照顾这个见证他们狼狈一面的孩子。他失去了家,居无定所,辗转于各类亲戚之手。亲戚再怎么也不会让他越过自己的孩子,好点的和自家孩子睡一间房,大多数时候陈叶睡沙发阁楼。

陈叶常常希望自己不要出生就好了,这样父母也不用为自己烦心,他也不用受苦,皆大欢喜。他们既然不喜欢对方,为什么要结婚,又怀着怎样的心情生下这个孩子,生下了,难道就给些抚养费,不饿死就算了?

修长的身体蜷缩起来,他想自己现在变成这样,也和过去经历有着莫大关系,如果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许会长成主人那样。她一看就是圆满家庭养出来的孩子,待人接物温润有礼,面对自己时从来不会畏首畏尾,有所顾虑,不会考虑别人对她的看法,只一心做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牛逼,你们都匍匐在我脚下”的气息。

想着想着,陈叶的思绪就散了,散到傍晚的热牛奶,散到少时叫人垂涎欲滴的桃子,散到生命的尽头,一片虚无。

“啪嗒”陈叶捞手表捞了个空,睁开眼醒了过来。

月至中天,墨蓝色的深邃天空上,粘着浅色的云朵,万籁俱寂,乳白色的月光挤进没拉窗帘的窗户,照在陈叶双腿上。

才夜里叁点,陈叶有些睡不着,想着以后还是不要睡午觉的好,一移目光就看见沐浴在柔和光芒里的双脚。

被子只盖到小腿,光滑的肌肤由小腿肚向下收到脚踝,骨节分明,跟腱突出,紧跟着倒是一双很秀气的脚。他本身就白的很,叫月光一映,便好似镀了一层功德,莹莹得闪着光,与黯淡得周围一比,竟是妖异的魅惑。

脑子一热,陈叶忽然想着主人若是握着自己脚腕,拉开,柔韧却有力的手掌贴合在骨节上,月光下,主人的手也该是玉一般吧。

主人也许不知道,她长得很艳丽,因为她的唇色比一般人深,瞳色也是,她要是在这,看起来很可能像个妖精。她总是扮着一副小绵羊的贤良淑德,心里却是一头豺狼,随时提着刀准备叫人俯首称臣。

越想越不可收拾,陈叶微微的喘气,上下撸动自己,侧躺夹着被子,闷头进枕头,轻轻呻吟着,月光听着房中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和几不可闻的哼叫,亘古不变的流淌。

撸了半天,却怎么也没有要高潮的感觉,心里像有火烧一般,念着主人。想主人把他绑起来,鞭打他,碾压他,折磨他,最后给他快乐和安宁。

仔细回想了一下,主人应该没有给自己下过禁欲令,便给主人发信息,想来她还在赶项目,如果打扰了她,她会怒不可遏地惩罚自己,仿佛更加刺激。但是下午的鞭响突然出现在耳边,随便打扰主人,是会惹她生气的,真正的惩罚不算什么,如果以后都不理睬自己了呢?

放下手机,陈叶叹了口气,身下也微微软了下去,准备继续酝酿睡意,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是主人。

“睡着没?睡着也起来。”

“没有,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