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突如其来 (1/4)

人类在跑一个就赢的情况下自然不托大,说跑一个绝不跑两个,不过也是因为对方的女巫打得也很秀,控场流控得人类毫无还手之力,况且他们队人类确实稍微有些弱势。

不过好在bo1拿下了。

罗敷捧着手机在角落发呆,她又问罗比借过手机,用他的号和奈布说了一声抱歉,手机没电了,奈布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别分心,好好打比赛。

别分心,怎么可能。

罗敷揉了揉额头,看着手里的手机一眼,突然萌生了把它狠狠砸到地上的想法,说不定还能发泄一下情绪。

但是她当然不能,时间地点经济能力都不允许她这么做,况且跑得了初一跑不过十五,现在还只是她的手机号码,暂时没什么问题。

罗比推了推她,罗敷从深思里回过神来,“怎么了?”

“该你上场了。”罗比说,“你……刚刚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对劲。”

罗敷摆摆手,“没事,只是……妈妈过世之前的一些问题,我突然想起来了。”

听到那个称呼,罗比脸色一沉,“干嘛想她……”

“说了没什么,一点小事。”罗敷笑了笑,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我上场了。”

bo2她没有拿女巫,而是出乎意料地拿了红夫人,ban掉了前锋和机械师,结果没想到对方也是不跟版本国家队走的大宝贝,反手掏出了勘探佣兵祭司先知的阵容。

“咦?”奈布发出了疑惑的声音,“空白女巫不是打得挺好的吗?”

线上预选赛的时候空白都是打bo1、2,她第一手基本都是拿约瑟夫,她可以被叫做约皇但她绝不是一个约瑟夫绝活玩家,她第二局的女巫也同样恐怖如斯,一般都是奔着叁杀四杀去的,但是之所以空白的压迫力这么足,数据上还显示场均淘汰只有两个多一点,远不如其他出名屠皇,就是因为她的一个致命缺点,她太不稳定了。

之前谁也没接触过空白,她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因此一开始的时候她遇上谁都是大杀特杀杀疯了的状态,但是后续在和no1那一场打下来,被伊索遛崩之后,她的缺点突然就被暴露了。

空白的心态太不稳定,就像是一个小炸弹,她能够打出闪现震慑守椅双倒各种各样的天秀操作,但是一旦她被人遛崩或者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心态崩了之后,她的操作水平就会急剧下滑,这种下滑还不是持续性的,是那种,明明看起来还好,但是就是时不时出现一些白给到仿佛双手离开了手机一样的失智操作。

所以有时候会直接bo2就换上罗比,说实话罗比本身英雄池也可以自己撑到bo3,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宁可自己陪练甚至直接待在幕后,也愿意让心态不稳定的空白上场。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想起伊索说的空白的精神问题。

不,不会吧?!

奈布有点紧张地攥起了拳头。

伊索在一边看得倒是不担心, 他盯着空白看了一会,“她要往保平方向打。”

不然就不会拿红夫人了,红夫人只要基础够,保平基本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空白从来不上bo3,谁也没见她拿过约瑟夫和女巫之外的监管者。

她到底怎么回事?

奈布又看了看手机里的聊天记录,空白前面还在和他说谢谢,中间莫名其妙沉寂了叁四分钟,之后才用罗比的号和他道歉说是手机坏了,说实话奈布是不信的,所以那叁四分钟时间里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