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厕所惊魂(微h) (1/4)

诺顿当时就崩溃了,他甚至都想到了等被确诊之后到医院,警察询问他感染前的行程,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老老实实地说,“我是在比赛场馆的厕所边走廊上被空白给强吻了。”

……走廊?

诺顿仿佛被雷劈了的大脑终于开始缓慢转动,他呆呆地想,怎么着也不能让摄像头拍到吧。

扒在他身上的少女还亲着他,粗重的鼻息直接打在他脸上,炙热滚烫,逐渐连他脸上的温度也升高了。

诺顿犹豫了一下,拖着她往后退了两步,进入了卫生间的范围,他的主观目的是躲开监控,可是客观上又给空白创造了便利条件,她被放在了洗手池台子上,稍微坐稳了一点,就更用力地缠住他,甚至双腿都缠起来盘在他腰间,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了他身上,她终于放过他的嘴巴,稍稍离远了点,依旧是鼻尖蹭鼻尖的距离,眼圈红通通得像兔子似的,用带着浓浓鼻音的颤音质问他,“你为什么没有反应?”

诺顿:……

他讷讷开口:“我…反应……咳嗯,有……当然有了,但这…不合适吧?”

谁看到一个自己有好感的漂亮妹子直接生猛地扑过来就一顿亲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呢,况且空白这,哭着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带着眼圈周围粉了一大片,唇瓣在接吻之后也是水光润泽活色生香,怎么看怎么觉得媚,虽然说起来有点下流,但他确实是勃起了。

他有反应是有反应,可这场地这时间这状态,他不可能也不敢跟空白干柴烈火啊。

“那个,空白,不是,现在真的不合……”

空白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她再次堵住他的嘴,甚至顶掉了他的帽子,他听到帽子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分不出心思去心疼帽子脏了,被迫迎接空白的热情,这次就没有之前那么纯情了,她伸出舌头往他嘴巴里钻,蛇一样灵活地在其中穿梭,一旦找到猎物就使出了百种手段,勾引缠绕吸吮啃咬,无法合拢的嘴角流下口水,一滴一滴落到外套上,诺顿也来不及羞耻,他被亲到呼吸不畅,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空白形状姣好的双眼半闭迷离,只能在心里大吼一句——她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接吻的同时罗敷手也没闲着,一只勾着他脖子逼得他不得不低头,另一只手往下摸索着,他正巧敞着外套,只觉得空白一只柔软的手从脖子摸到小腹,再向下一点,精准地压住了他的命根子,他急忙压住了空白的手,这再摸下去洗水池这里都不能呆了。

但是除了慌张之外,他二十年以来的种种“阅历”涌上心头,什么被下了春药的女同事躲到厕所被不怀好意的男人跟上来一顿啪啪啪,什么美丽人妻被外卖小哥快递小哥带到厕所里偷情,什么……

操啊你他妈的想什么呢诺顿!

如果不是空不出来手,诺顿非要给自己来一巴掌。

虽然确实因为空白的美貌诱惑而对他有所觊觎,但也并不代表他是能在空白情况明显不对的时候干出那种趁虚而入提枪上阵的事的人。

可是她真的好热情哦。

诺顿在心里煎熬地想,心想再这么下去,他搞不好真的会实践一下他的阅历经验的。

就在诺顿在犯罪的边缘快要迈出跃跃欲试那一脚的时候,他从正面对的镜子里看到从背后突然冒出来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诺顿吓得浑身一阵,差点当场萎了,空白倒还没察觉到,只是她不再沉溺在接吻游戏里,而是从嘴角往下一路蜿蜒,眼看就要亲到脖子上去了,后背那个人从旁边绕过来,抬头看着他俩,诺顿用余光一扫,这次真的当场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