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杀身成仁 (1/3)

说去打职业哪那么容易,第五前途不明,何况罗敷自己又这样,她也不太愿意让罗比放弃学业。

可是……如果,万一,假如,出了意外,他们两个还指不定要上哪去呢。

因此罗敷也没把话说绝,只和范无咎他说需要考虑一下,范无咎应了一声,说如果罗敷愿意的话,他可能会最优先选她做监管者,当然,在他们没和别人成功谈妥的情况下。

范无咎也没说一定会等她。

罗敷拍了拍脑袋,唉声叹气。

罗比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有些惊奇,罗敷本身就话少,情绪波动更是不大,罗比已经很少见过能把她愁成这样的情景了。

“姐姐,我去队长那里把外卖拿过来了。”他示意性地提了提手里的两个袋子。

罗敷一看,“你胃口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两份?”

“哪有!”罗比小步跑过来,献宝似的递了一份给她,嘿嘿一笑,“我帮你点的!土豆粉,番茄汤!”

罗敷摆摆手,“我真的不饿。”

“你多少吃点嘛~”罗比坐到她身边,麻溜地给她拆好筷子递给她,“你稍微吃两口,吃不完的我替你吃!”

他非常自觉地补上了,因为罗敷相当讨厌剩饭。

罗比话都说到这里了,罗敷也只能吃了,她无奈从他手里接过筷子,还要听他嘟嘟囔囔地啰嗦,“平时说我不吃饭的时候那么霸道,自己饭说不吃就不吃。”

“那是因为你还长身体嘛,我又不长了。”罗敷左手拿筷子,没好气戳了他一下。

“谁说了,我觉得你比去年变大了。”罗比不服地皱了皱鼻尖,“我的手感不会错的。”

大什么大,她早就不长身……

罗敷缓缓停下了手里的筷子。

“干嘛,怀疑我呀,姐姐不觉得内衣紧了吗,”罗比在她耳朵边吹了口气,“我手都塞不进去了。”

罗敷看着红通通的番茄汤底思考片刻,放下筷子,趁罗比偷笑不防备,轻轻咬住他的耳朵,甚至还伸出舌头飞快舔了一下耳朵尖,特意压低声音,用气音道:“还不都是你揉大的。”

罗比手上力道没收住,差点把手里的螺蛳粉掀翻。

两个人边吃饭还要边等排位,尤其罗比,还错过了首班车,排的就更慢了,他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要开直播混时长,于是粉丝们喜大普奔奔走相告,罗咕咕终于又开直播啦~

不过这次没开摄像头,只是直播排位。

但是观众也不亏,他们嚷嚷着的姐姐也语音直播了一次,虽然约等于给罗比当了两个小时的捧哏。

“姐姐,我排到了!”

“不错。”

“姐姐,我选个爱哭鬼怎么样?”

“可以。”

“姐姐,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嘛!”

“……螺蛳粉味道好大。”

“姐姐,空军拿枪打我!”

“打她……怎么这个佣兵又摸出来了半个娃娃!!!”

罗敷心态崩了。

她玩把约瑟夫,结果这个佣兵先是摸了个香水无伤救人,二救的时候顺便给机械师运过来半个球,机械师下椅就消失在了她眼前,这还没完,她追着机械师的时候,佣兵又摸出来一个娃娃。

约瑟夫最后一台机了一个人也没挂飞。

罗比打完末班车,嗦粉的时候就紧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