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当场逮捕 (1/3)

no1和kcp的对战无论多精彩都就那样过去了,在那之后的时间里,奈布他们准备离开,路过休息室时罗敷看了他一眼,只有背影,但是他正勾着伊索的肩膀说点什么,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沮丧,反而有一点如释重负的轻松。

他对输赢看得这么开吗?

罗敷看回手机,奈布已经回了消息。

“没了没了,你加油,希望明天晚上我能在直播间解说你的比赛”

她抿唇一笑,收了手机,好像即将上台的紧张都缓解了许多。

很快轮到他们上场,罗敷依旧打头阵,这一次她戴着帽子就没那么慌了,又是口罩又是帽子的,不凑近点连眼睛都看不到,蹲着直播看罗敷的粉丝泪都要射出来,不明白为什么罗敷前天上台还不戴帽子,今天脸全给遮上了。

对手观众来说是个遗憾,可选手关注不到,他们只在意罗敷bo1选什么。

这次的对手是国内的队伍,他们深知罗敷向来喜欢拿约瑟夫,那么拿到选图权的话选个大图再拿个医生是个很好的选择,问题是罗敷又不是绝活约瑟夫,bo1拿约瑟夫的话她反手就是女巫,简直两难,最后人类咬咬牙头铁没拿医生上了湖景村,不出意料罗敷拿了女巫。

为什么要在湖景村拿约瑟夫折磨自己。

她冷静地想。

罗敷的女巫虽然没到达顶尖,不过也足够在bo1拿出来,然而这是第一次她没拿约瑟夫。

不知道她接下来会有什么打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不管罗敷拿什么角色,她都是不容小觑的。

至少在奈布的眼里是这么看的,他此时已经回到了宾馆,准备和伊索一起看比赛。

非常常规的阵容与非常常规的套路,主要要看出生刷点。

本来她的运气不太好,开局锋佣而至,接连碰到了前锋与佣兵之后,等她终于找到先知的时候,这局基本已经没了,前锋佣兵机子都过半了,快一点的调香师,现在百分之七八十都有了。

但是罗敷沉着冷静丝毫不慌,连技能都没交,骗先知翻了个板子直接博弈到了震慑,几乎是瞬间就把节奏抢回来了一点,但是比较令人苦恼的是先知苟在偏僻的角落里,附近除了他自己的机子也压不到别人的,如果佣兵正常吃一刀再救人的话,这把就是平局节奏,密码机进度是完全够的,万一先知再多遛一会,那搞不好开门战还是四个人一起起立,留一个这种结局对ica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是众所周知的屠强人弱。

奈布想起了今早上罗敷和他的对话。

是不是那些话影响了她的状态?不然即便是湖景村,罗敷也不是没拿过约瑟夫的,她选女巫说不定是和前天bo2选红夫人一样为了求稳。

他有些担忧,“ica可别跟我们一样明天坐观众席啊。”

他们应该是需要那笔钱的,奈布猜测。

幸好空白并不是什么按部就班的人,她知道佣兵的位置,直接用女巫的本体拖着原生出去堵佣兵,成功堵着佣兵打了一刀之后,先知血线就开始逐渐逼近那条线,而佣兵急着卡半直接上手掏,被罗敷干脆打了个震慑,眼睁睁地看着先知上天,自己还被续了第二波节奏挂上椅子。

场面局势瞬间有了极大的改变,奈布也松了一口气,“空白还是厉害的,这个局面基本平局往上走了。”

“嗯。”伊索在一边撑着下巴看比赛,嘴里咬着旺仔牛奶的吸管,含糊不清地说,“可惜人类不行。”

“还行吧,跑一个他们可以做到的。”奈布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