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保平不救 (1/3)

ica顺利晋级四强,明天要跟kcp争夺进决赛的资格。

回去的时候罗比一直闷闷不乐,噘着嘴巴,一副我生气了快来哄我的样子,迷离他们想哄又被嫌弃了,几个人看向罗敷,罗敷就更为难了。

她挎上罗比的胳膊,小心翼翼地问:“还在生气吗?”

“哼。”罗比斜了她一眼,故意扭过头去。

罗敷也不知道怎么哄他,她只是交代了一下是在来的第二天加上奈布的。

虽然知道罗比在气什么,但罗敷只能含糊地保持了沉默,她无法否认自己对奈布的好感,罗比能察觉到。

他就这样站在气头上下不来,哪怕晚上睡觉死搂着罗敷不放,第二天还是一句话也不对罗敷说,罗敷心情也好不起来,偏生今天他们还是第一场打,和昨天把no1抬走的kcp。

去会场的时候车上遇上诺顿和他的队友,迷离上去跟他聊了两句,氛围相当平和欢乐,一点也不像是等会要赛场相见,罗敷和罗比缩在车后面,罗比拿手机玩消消乐,罗敷在他身边发呆,忽然觉得身旁一阵阴影仿佛带着重量压下来,她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是诺顿那个队友,好像是叫伊莱,他坐下来的姿态也很随意,但是长手长腿的先天优势看起来就是潇洒,偏棕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模糊下泛着金光,那张秀气的脸也变得灼目,只是不知为何他左眼眼角下纹了一只黑色的鸟,不仔细看会看成一道黑痕,改变了整张脸甚至是整个人的气质。

他看起来好像……

伊莱丝毫没有察觉到罗敷悄悄的注视,他闭着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姐姐,你跟我说的那几个红夫人放镜子的技巧是什么来着?”罗比冷不丁开口,立刻引回了罗敷的注意力,她又往罗比那里看了看,特意压低了声音,“红夫人?你不是不打的吗?”

罗比又不说话了。

他扣住罗比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抓过来,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罗敷忽然趁他没拍下来的时候迅速抽走,被恼羞成怒的罗比抓回来继续,两个人就这么玩起来考验反应力的游戏。

这一幕被坐在他们前面的迷离拍下来,发了个微博,感慨了一句“不愧是姐控,这就哄好了臭弟弟”。

虽然是姐弟亲情,但是迷离确实磕到了。

他天真地想。

下车时罗敷又看了一眼伊莱,她总觉得伊莱很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很快她就没再想了,比起一个完全不熟的人,还是比赛更加重要。

今天他们商量的是罗比先上,如果能在第一局第二局打出优势的话就不上了,情况不妙罗敷再上,还能给罗敷保保状态,进决赛的话罗比的英雄池也撑不到bo5,很可能最后还是罗敷要打完,那样的话罗敷会有很大的压力。

罗比上的时候不多,大家的认知里罗比基本就是替补,可这不代表罗比能够被小觑。

第一场罗比上去直接用女巫拿下叁杀,虽然先知也是开局遛了叁台机的牛逼存在,但是顶不住罗比的女巫放荡不羁ban机械,没了修机位的阵容里也只有先知能修,还开局找到先知,加上救人位今天救人出了点失误,救成了双倒,最后还能跑一个也亏得是女巫切了失常追不到另一个大门。

人类看起来有些沉重,虽然kcp的屠夫属于中等偏上的局面,但是ica人类弱归弱,迷离意识还是有的,能保平的局他绝对不会让救人位出现在屠夫的视野里,标准排位分奴打法,被四杀了那一定是没办法,反正空白和罗比都能争优势。

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