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炮灰复仇记(重生)

分段阅读_第 222 章 (1/2)

个名字。”

柳含文沉默了一会儿,“朱常才。”

“将军府有件丑事,他杀了大将军,最后出家了。”

出家了?

柳含文一怔,他松开手,玉琪也回过神,还没等他问柳含文自己怎么了,就被对方再次扣住下颚,听对方道。

“我来是送你第二件礼。”

玉琪使劲儿地往退,可他不管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柳含文的手。

“别怕,一点都不疼。”

柳含文伸出另外一只手,门外的邱少兴将一把锋利的剪刀放在他手里。

“你、你要做什么?!”

玉琪大骇。

“你这舌头不错,”柳含文掐住玉琪的下颚,迫使他张开嘴,“我送你一壶舌头酒好不好呀?”

“唔唔唔啊啊啊啊!”

血淋淋的舌头掉在地上,柳含文松开玉琪,双眸冷寒地看着对方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疼吗?”

回应他的只有玉琪的大叫声。

“当年,我比你更疼......”

玉琪瞪大眼,捂住嘴看着柳含文走出他的视线。

邱少兴不是聋子,屋内的对话他都听见了,不管再怎么震惊,他都没问半个字。

上了马车的柳含文却觉得心口好疼,“少兴。”

“在。”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齐王造反,刘太师相助,就在齐王杀了皇帝后,靖王又杀了齐王,可最后得意的却是刘骏,他做了皇帝。

而穆寒才却在杀了朱成铭后出了家。

邱少兴沉默了一会儿,老实道,“几年前我与师傅相识的时候,他曾说过,这辈子要是能手刃仇人,就是出家常伴古佛也是愿意的。”

穆寒才还说,他手上有鲜血,也不知道佛愿不愿意收下他。

柳含文闭上眼,“回去吧。”

得知玉琪被人割了舌头的刘骏还是来到了院子。

玉琪已经意识模糊了,他本就发烧,昨儿又挨了刘骏一掌,今天又被柳含文割了舌头,失血过多。

“查出来了吗?”

“是穆将军的未婚夫。”

刘骏皱起眉头,“穆将军?玉琪和他未婚夫有过节?”

“那柳哥儿有一双胎哥哥,那哥儿死在玉侧夫手里,所以......”

柳含文自然不会那么傻让他们全都查到,所以故意多了一个“哥哥”来混淆他人视线。

刘骏看着床上的玉琪微微一叹,“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将他送到庄子上,不缺吃喝,再派个婆子照看他吧。”

“是。”

玉琪被送到城郊庄子上的第二天清晨,他一睁开眼便看见一个透明的坛子正悬挂在床粱上方,那坛子里装着酒和一根舌头,差一点便能抵住他的鼻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雀看完戏后飞回院子,“他好像疯了。”

第96章

“疯了?”

柳含文抿嘴低笑。

“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疯掉的。”

能处心积虑地接近他, 然后一步步地将安王府以及杨老尚书一家害得满门抄斩,且改容换面后便将自己所做过的事情都抛之脑后,这样狠du的人,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