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红裙裤3 (1/4)

“是吗?”我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在手里点了加速的按钮。她终于蜷着身子蹲到地上,把头埋进双膝之间也抑制不住浑身的颤抖。

我已经无需多言,默默蹲下来把她抱起来放进隔间,然后关上隔间的门,让她一个人在里面完成最后的释放。

破碎而灼热的喘息声渐渐低下去,我等到听见衣料摩擦的窸窣声,才关掉按摩棒的震动。又等了大概叁分钟,隔间的门才被从里面打开。

她低着头把沾满淫液的震动棒和固定带递给我,我把它们简单冲过,塞进自己的背包里,又翻出一直装在包里的干净内裤递给她:“裤子穿好吧,衣服头发也整理好。”

她接过内裤团在手心,却站在原地没有动。“要我帮你吗?”她站在那里摇摇欲坠的样子成功地激起了我的同情心。

“你……能不能换个方式罚我?”她突然抓着我的手跪下来,把眼泪擦在我的手心,“我真的会很乖很乖的……你别走……”

她跪在地上的姿态让我有点恍惚,我们俩主奴关系的开始,也是源于一次她主动的下跪。上半年的时候,她在网上发了一张朋友聚会的照片,结果被网友发现角落里有两个拥在一起接吻的身影,稍稍放大就能看清是两个艺人,一段地下恋情就这样被曝光。

即便她发现以后立刻删掉了,那张照片的截图还是被发得到处都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件事就被挂上了热搜。汹汹议论,有两个艺人粉丝之间的互相攻击,有骂她出卖朋友搏出位的路人,而我,还是从接吻男主角的经纪人口中知道的这件事。

当时我真的是气疯了,顾不得时间已经是深夜,敲开了她的家门把她骂了一顿。她大概是被我骂急了,梗着脖子顶了一句:“你别光骂我啊,我们不是该想办法解决问题吗?”

“是我想办法,你能干什么?你什么都别干就是帮大忙了!”实际上在来的路上我已经跟相关方通了气,这种事情除了躺平挨骂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另外两个艺人的损失会由公司出面协商。

“那我如果道歉的话呢?会有点用吗?”她好像没听懂似的,还在不停追问。“你如果跪下来道歉的话可能会有用,那你干吗?”我恶狠狠地讥讽她,她却没听出我的语气,愣愣地问我:“跪哪?”

“跪地上啊!”我以为她在装傻,气得指着客厅里的地板砖说,没想到她真的弯腰跪了下来。

“这样就行了吗?”她跪在地上仰脸问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好像这样真的就解决了问题。她顺从的姿态让我没忍住,抄起拖鞋朝她背上打去。

一开始只是泄愤,打着打着就变了味,拖鞋打在身上发出的响声渐渐变成一种享受,对我是这样,对她也是这样。那次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暧昧,几次试探之后,她就成了我的m。

或许是那次事情给她造成了下跪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错觉,又或许这是她个人的习惯,但这一次情况不同,无论她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她不适合异地调教的事实。她不懂这其中的道理,有情绪,我都可以理解,但替她做决定,原本就是我的职责。

“我不会罚你的,愿赌服输。”我不容反对地把她推进隔间,“快点吧,还有一桌人等着我们呢。”女明星到底把状态调整过来,很快就把衣服整理好,又对着镜子收拾好自己,还重新化了个妆。

“走吧!”她把右手搭在我胳膊上,挺直脊背跟我一起回了包间。这一趟去得确实有点久,其他人都已经结束了吃喝,穿好外套准备要走了。

导演也喝得有点多,大着舌头问她:“姜老师怎么去了这么久?不会喝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