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绿裙子3 (1/3)

然后她又去拉我的衣服,我按住她的手问她:“身上不痛了吗?”她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样皱起脸来,被我吮得肿胀的唇因为与这纯真的表情格格不入而显得更加淫靡。

其实怎么可能不想要?我一低头就能看见她那两枚还没有恢复正常的乳头,现在颜色已经开始变紫,最顶端肿得发亮,中下段和乳晕却还印着夹子的形状。

它们现在一定非常敏感,只要一点点刺激,就能让她颤抖着尖叫,连甬道都会抽搐起来,把伸进去的异物紧紧包裹。

她虽然很瘦,但力气却很大,不管是手脚的力气,还是身体里面的力气。这力气用在玩闹上总能吓人一跳,用在性事上则令人欲罢不能。

但我怕伤到她,她毕竟是个女明星,明天还要工作,要真是玩出什么事半夜被送进医院,她就真的完蛋了。

“呜,我想要嘛!”她不管不顾地耍起赖,“你不疼我了!”她拉起我的手往两腿之间放:“你对我不好了!呜呜……”

手指轻易地就被塞进去了,被拉珠扩张过的阴道湿润而敏感,仅仅只是吃下半个指节就不安地蠕动起来,似乎只要我再稍稍转动手指就能给她高潮。

她似乎是笃定了我会继续,于是放心地松开手,闭着眼等我满足她。我只好浅浅地在她洞口转圈,她的身体把我的指头越裹越紧,却愈发地焦灼不安起来。

“要我啊!”她带着哭腔试图扭腰,却不小心压到臀上的伤,痛得嘶嘶吸气。“别,别动……”我赶紧把她扶住,防止她忍不住歪倒,把伤口碰得更痛。

前后都有伤,所以她只能侧躺,我跪坐在她小腹处的床上,一只手扶住她的胯,一只手将她放在上面的那条腿抬高。

她的韧带原本很好,但可能是因为抬腿的动作牵动臀部和膝盖的伤,我刚刚抬起一点,她就嘶了一声,下意识地想蜷起腿。

“别动!”我低声命令她,她含着泪点头,红着眼睛强迫自己放松下来。这是一幅怎样的场景啊,赤裸的女明星侧身趴在床上,两颗乳头像是被丢在雪地上的紫葡萄,明显已经不堪折磨,膝盖上的湿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露出青紫的淤痕。

即便是这样,她眉眼之间却还是一片绯红的欲望,迫不及待地看着我。她两只手都紧紧揪着床单,我感觉到她自己也在努力把腿往上抬,手上很快就轻松了很多。

她的两腿之间有更多的淫水流出来,两片小小的阴唇往两边分开,露出粉色的内壁。我探头过去在她那里舔舐,满口微咸的体液让我口角生津,忍不住想要更多。

她的一只手伸过来按在我的头顶,似乎是想抓住点什么,又好像是像把我按进她的身体。她的呻吟越发娇媚而急切,我不得不用力后仰才能争取到一点呼吸的空隙。

满口都是她的淫水,我连自己的口水都来不及吞咽,两个人的体液顺着我的下巴和她的大腿四处流淌,蹭得到处都是。

“想要……”她断断续续地提出要求,我把舌头顶进她的身体,又立刻被甬道里剧烈的收缩挤出来。“求求你……给我吧……想要……嗯……手指……”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自顾自把抬在半空中的腿掰住,给我腾出更多的空间。

一个天生的奴。我又一次在心里想,如果换了其他任何一个s,都会毫不犹豫地插进去。但我克制住了这个冲动,把腾出来的那只手覆在她的耻骨上。

拇指和食指在黑森林中摸到她的阴蒂,与她强烈的欲望形成对比的是,小小的一点羞涩地藏在肉里,如果不仔细寻找就会错过。

按住它的瞬间,她的呻吟猛然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