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白衬衫1 (1/3)

膝盖和脚底的伤养好没几天,她就进组了。女演员去了她该去的地方,我则被留在公司里继续跟进和她有关的商务活动,有空的时候还会给其他人帮忙。

那是一个悬疑题材的网剧,剧本、卡司、制作班底都不错,可以说是她签进我们公司以来,公司给她争取的第一个优质影视资源了。

她是女主,戏份很重,所以每天从早到晚没有什么休息,我俩的联系理所当然地少了起来,只偶尔一两张盒饭的照片和寥寥几个字的抱怨:“今天没吃饱”,或是“这个盒饭很好吃”。

跟着她的生活助理有时候会给我发些片场的花絮,视频里的她不是穿着男款的t恤或者衬衫,就是明显不合身的帽衫卫衣。这些衣服或黑或白,长度到大腿的下摆把短裤遮得严严实实。

不知道片场的男人们是怎么想的,反正在我眼里那两条腿看起来好像什么也没穿,就这样光溜溜地到处晃。

偏她还毫无羞涩的自觉,一出了镜头就咧着一口大白牙疯笑疯玩,衣摆随着她的跑跳动作被掀起来,就能看到裹在紧身短裤下饱满的臀线。

一定有很多人在看她,我每次这样想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像有一团火在烧。我丢掉了家里所有的旧工具,一样一样地买了新的,每一样都是她喜欢的颜色、她喜欢的材质、她喜欢的形状。

我从没想过我会如此地了解一个人,即便只是抚摸那些小玩具,我都能想到她会在这些小玩具面前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她会如何地脸红、如何地辗转呻吟、如何地痛叫、又如何地在高潮中喃喃自语。不知不觉,新的玩具就挤满了我的小柜子,我的购物欲却一日比一日旺盛。

从盛夏到初秋,就在我快要透支完一整年的专项购物预算的时候,公司通知我带她去参加某个品牌的新店开幕式。

品牌是公司长期合作的,原本是另一个女明星的事情,但好像是因为她档期推不开,又或者是不耐烦为这种事跑一趟,就把这事丢给了我的女明星。我仔细规划了行程,买座位最舒适的航班,提前一天打点了行李去她在的城市接她。

到的时候剧组正忙着,我在人群外远远地看她,她穿着一件白色男款t恤站在床边和男演员对戏,像一朵长在公园草坪里的小雏菊,慵懒随意,又莫名其妙地惹人怜爱。

我忍不住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的那件过于简单的白t恤,也许那天她并不是随便穿,而是认真挑选了最衬她的衣服。

演员们和导演对着一把绳子比划半天,我看他们实在外行,忍不住走过去。刚迈几步她就看见我了,兴奋地冲我招手,小碎步扑过来挽住我的手肘:“你来啦?我们正在拍绑架戏。”

“这是我的经纪人刘丽,这是导演,这是周胜哥,我们的男主角。”她把我介绍给所有人,又笑嘻嘻地问我,“我们正愁这绳子怎么弄呢?提点儿意见呗你!”

我接过那捆绳子,把它们松松绕到她肩膀上:“其实就是几个点,捆上就不能动了,但是要注意安全的话,要避开这几个位置。如果在这里多缠几道,就会看起来很紧,但不会绑得难受。”

绳子的手感很好,光滑硬挺有韧性,表面由涤纶材料编织而成,里面应该是有好几股内芯绞在一起,虽然还不到手指粗细,但非常结实。

我一边随手在她身上指点,一边想着这绳子如果直接勒进她的皮肤,一定会印下极漂亮的花纹。围在我们周围的几个人露出赞叹的表情,周哥还好奇地问她:“这么捆真的不难受?”

她摇摇头,两只眼睛都笑成半月牙形:“好奇怪啊,真的没什么感觉,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