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白衬衫4 (1/3)

她的臀在一遍遍抽打中越来越红,像涂了劣质口红一样的颜色,抽得最狠的那一片反而渐渐发白发硬,在已经肿得透亮的臀上又浮起浅浅一层,像蚊子包,又像某种虫子的软壳。

“最后一组。”这句话说完,她像是有了希望似的,挣扎着从我肩膀上抬起头,又迅速被我的抽打击溃,再次发出呜呜的哭声。最后一下我也有点脱力,象征性地在她臀尖点了一下就停下。

她哭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惩罚已经结束,又呜咽了一阵才安静下来。我拿纸巾帮她擦脸,她被眼泪洗过的睫毛湿漉漉的,像刚出壳的小鸡的翅膀尖,幼弱而缓慢地在空气中颤动。

我又转到她侧边去看她的腿,她两腿之间早已湿透,两片小小的阴唇软软地趴在水渍里,还有透明的体液源源不断地从甬道里淌出来。

剃光了毛的阴户存不住水,那些水便全部顺着笔直的大腿往下淌。我跟着水流的方向往下看,那水痕越过膝盖一直淌到脚踝处才渐渐干涸。

“唔……”她还是不太习惯被如此细致地审视,喉咙里发出沙哑低沉的抗议,身体却始终不敢移动。甬道里的水在我的注视下反而越发汹涌,汩汩地往外淌。

我把叁根手指紧贴在她光洁的阴户上揉,发出咕叽咕叽的响亮水声。她甬道口也越来越软,每次经过都会让我的某根手指在那里陷一下,似乎稍不注意就会滑入更深处。

“啧啧,你流了很多水你知道吗?被打得爽吧?”我把手指伸到她面前调笑她。她红着脸想躲,头扭到一半想起来嘴里还含着糖,又讪讪地停下。

我故意冷笑了一声,她因为误会了我的意思,有点理亏地低下头,我就在她眼皮底下抓住她的胸揉了几下,顺便把手上的黏液擦干净。

她再抬头的时候连额头都是红的,而且就这短短一会的工夫,混着糖汁的口水又淌得到处都是。她下巴的皮肤都微微泛起红来,我想帮她擦擦再继续,却发现身上携带的纸巾已经用完了。

于是我捡起她的小挎包,在里面翻找起来。她的挎包里东西摆得还算整齐,很容易我就找到半包纸巾,还在夹层里翻到了迭成一小块的主奴合约。

我把那张纸抽出来,正要再跟她强调一下里面的条款,却恰好露出同样放在夹层里的避孕套。

“避孕套?”我把那两个蓝色的小东西掏出来,举在她眼前问她,“你带这玩意儿干嘛?还带两个?”

“说吧,你都和谁用过这些套套了?剧组里的人?你的那个男主角?”我并没有期待她的回答,只是发现又找到了一个折磨她的新理由,于是一口气问下去。

不过那个男主角确实挺有魅力,我白天的时候就觉得她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了。她当然拼命摇头,想要把糖吐出来为自己辩解,又吐不出来,于是急得眼睛都红了,灯泡糖的棍子在她唇间不停晃动,看起来倒像是她正在被一个灯泡糖侵犯。

“不是他?那是谁?不会是导演吧?不不不,你应该不喜欢胖子,那是摄影师?摄影师长得挺秀气,是你的菜吧?”

我一边随意地用胡乱猜测把她描述成一个淫乱全组的荡妇,一边把拴住她脚踝的绳子拉得更高,让她抬起的那条腿紧贴她的双臂,整个身体几乎竖成一条直线。

强迫的拉伸让她痛苦地呻吟,不得不主动转过上半身,用被绑住的双手抓住自己的小腿。她的脸因此也紧紧贴到小腿上,而且因为用力而涨得通红。

我撕开一个套套,把刚刚打过她的热熔胶放进去。热熔胶太细了,完全撑不起套套的形状,尴尬地在里面晃荡。

于是我又从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