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白衬衫5 (1/3)

我绕到她身后去看她的臀部,一看才发现不好,之前被打得发白的地方皮肤已经开始发干发皱,似乎随时会渗出血来。

来不及把她放下来了,我赶紧从包里翻出婴用护臀霜,用食指挑了一大坨弯下腰细细地涂。她软着嗓子哼哼唧唧起来,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以为是护臀霜太凉了,就把它们先在手心搓热,再往她身上涂。

可她的哼唧声反而越来越大,而且渐渐染上媚意。我无语地直起腰来骂她:“你怎么回事?涂个药也把你爽死了?女明星都这么饥渴吗?”她却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羞得闭上嘴,反而干脆大声呻吟起来。

甚至当我涂到靠近她两腿之间的位置时,她的呻吟居然变成快意的尖叫,插在她身体里的热熔胶被夹得东倒西歪,我还没来得及去扶,它就迅速被挤出来,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她的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光秃秃的阴户在空气中阵阵收缩,每次缩紧都喷出透明的潮水。“你……”我直起腰准备骂她,却恰好对上她奇异的眼神。

那是种无法形容的眼神,没有羞涩,也没有委屈甚至连欲望都很浅,她只是直直看着我,像有一把透明的火试图烧进我的心里。

我在她的眸子里看到我自己的脸,一张普通的、乏善可陈的、仔细看甚至有点丧气的脸。单眼皮、圆鼻头、平板呆滞的唇,不要说和她美丽的脸摆在一起,就连只是被映在她眼里,都配不上那一汪春水。

“不许看我。”我被自己的脸激怒了,伸手捂住她的眼。她顺从地闭上眼,连眼珠和睫毛都乖巧地安静下来。

恍惚间我似乎听见她低声说了什么,可我明明没看见她嘴唇动。“什么?”我问,她却没有再出声,只是温柔地低下头吻我。

高悬的手脚让她的身体不能弯曲,我明明只要往后退一步就能躲开她的吻,两腿却软得不能动,她甚至还有余暇用舌尖舔了舔我的舌。

她得意地笑起来,我却真的生气了,猛地推了她一把。她被我推得一歪,在空中转了半圈又被绳子扯回来,胳膊的关节都被拽得咔哒作响。

我还不解气,撕开另外一个避孕套套在两根手指上,然后强行挤进她的阴户大力抽插起来。肯定是痛的,没有了阴毛的遮挡,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指没入时把她的阴唇都压进阴道里,拔出来的时候又把它们连同甬道里的嫩肉一起带出来,几次之后她的阴户就红肿起来。

“不许乱说!”我咬着牙说,她却没看懂我的愤怒似的,也不在意我的粗暴给她带来的痛楚,反而笑嘻嘻地摇着身子迎合我。

第叁次高潮在我的愤怒中来到,她的淫水溅得我满手都是,我自己两腿之间也不可阻挡地涌出热潮,连牛仔裤都被洇湿。

这一瞬间过后我们俩都有点失神,我甚至抱住她的身体,倚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直到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我才想起来她已经被吊住太久。

放她下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去扶她:“小心,别摔了,地上脏。”她又笑起来,像个不记仇的孩子似的环住我的脖子:“那你抱着我啊。”

我只好顺势抱住她,她把大部分重心都压在我身上,试着甩了甩被吊了很久的那条腿:“好麻……”她又贴着我的耳朵说:“肚子饿了……”

她这种不计较的态度让我无法继续保持愤怒的表情,说话的态度也不得不恢复正常:“那我们走吧。”

我收拾起地上的绳索和热熔胶,她则试着穿衣服。可她的那几件衣服都太紧了,特别是她肿起的臀已经塞不进紧身皮裤里。

反正这附近也没人,我干脆直接抱她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