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娇(nph带图)

chapter.25将浓精射在她的花穴上,看着她吃 (1/2)

深红色的肉棒沾满骚水,从雪白的大腿中间前后抽插着,因为过于用力,导致原本只是粉白的花穴变成了深粉,被凌虐的花瓣儿合不拢,颤巍巍地吐着晶莹的水。

“眠眠的小穴吸得真紧,是不是想要精液了?”

从未尝过荤腥的狼王,自幼孤高傲气,对这档子事完全不屑一顾,可现在心甘情愿地伏在女人身上,用自己的浑身解数取悦她。

一旁的二人看着交缠在一起的两具躯体,胯下的巨物顶起鼓鼓囊囊的一大片。

希尔不满地用手隔着裤子抓了两把,并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欲火更重。

“我学会了。”他开口,往前一步。

“嗯哼……”闷哼声在卧室中响起,他将沉睡中的少女紧紧拥在怀中,马眼顶端射出大股奶白的浓精,带着一点腥味儿,溅在她身上。

星星点点,他持续颤抖了几下,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在她的花穴之上,盖住那动情的深粉骚穴。

快感强烈,他刚刚抽插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她的阴道口,一点点的紧致,就绞射了他。

粗重的喘息弥漫开,等着这不长的快感散去,他抬起头来,汗湿的碎发下,漆黑深邃的眼看向二人,声音低哑:“就这样,射给眠眠,她的身体可以自行吸收。”

苍古放下那白皙的双腿,花穴的情况被众人看在眼中。

浓精顺着已经被摩擦开的阴唇缝隙中滑下去,并没有顺着股沟流在床单下,而是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下去。

栗子花的气味混合着少女独有的甜腻清香散发在空中,阳光透过窗帘落在她身上,洁白无瑕如美玉。

小穴却饥渴地想汲取更多的精液。

淫靡却也诱人。

“红肿了。”宁禾皱着眉查看白眠眠的腿,大腿内侧红肿一片,花穴也惨兮兮地吐着淫水。

苍古毫无悔改之意,冷淡地点头:“所以你们不要再用我刚刚的姿势了。”

宁禾:“……”他敢肯定,这老色批绝对是故意的!故意这么干的!

“性交的快感在于摩擦,不光是大腿,乳交、足交都可以。”苍古提点了一句,又老神在在地开口“我可以给你们示范一下。”

“不用。”男人对这件事本就是天性使然,希尔跟宁禾齐齐开口,阻断苍古前进的脚步。

看着他做完整套,已经是克制了。

“噢,那你们快点儿,我看眠眠的身子好像有些烫。”

话一说出口,就遭到了两道冷冰冰的目光,射在他身上,他毫不在意地靠坐在一旁,顶着裸露的上半身,将少女的头靠在他扎实的腹肌上。

她的头发很软,挠着肌肤的感觉很舒服。

其余二人才不管他做什么。

宁禾沉默片刻:“你先弄吧,我去拿点儿药,看着他。”

话是对希尔说的,要看着的人是苍古,胆大妄为,色胆包天。

他出了门拿到药,再进来时,鲛人已经释放了自己的大肉棒。

他的性器很漂亮,周身都是粉嫩的。

青筋环绕,粗大修长,他的顶端微微翘起,已经分泌了晶莹的液体,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苍古盯着他的性器,突然来了一句:“我记得有些鲛人是有两根鸡巴的吧?”

“嗯。”并不想搭理他的希尔双手捧起了白眠眠的乳房,微微将炙热的肉棒贴合在她的乳沟处,合拢,滑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