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娇(nph带图)

chapter.26高潮的液体被猫儿吞咽了下去,嘴 (1/1)

“不要弄伤她。”宁禾颇为克制地同希尔说了一句。

沉迷情欲的鲛人抬眸,眼底水色迷离,性器上的液体沾湿了白眠眠的唇,想拆吞入腹。

他总有翻滚在心底的冲动,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永远在一起。

可是他不能,他能做的只有成为她的裙下之臣,做她的鲛人。

宁禾别开眼去,不再看那边的情况,手指抹了药膏,对着白眠眠红肿的大腿内侧细细抹开,眼底带着疼惜。

她身子娇,红肿地摩擦着,腿间的精液都吸收干净了,只是被凌虐的花骨朵儿还没合拢,被刺激的有些凸起,圆润饱满的深红小点,宁禾伸出指尖点了一下。

少女的娇躯微微颤了一下,他眼中微亮。

将药膏均匀地抹在红肿之处后,微微吹了两口气。

樱穴好像收缩了两下?

挤出来两滴晶莹的蜜汁。

宁禾有些口干舌燥,一对猫耳无意识地动着,有些紧张。

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好,趁着她沉睡,居然掰开她的小穴,这样细致地查看每一处弧度。

张开的花穴像他见过的花,之前偶然看到过的书上有提及。

学名叫cnidosco antns,又叫mala mujer,女人花,上面最漂亮的花,也不及她的花穴好看。

所以这上面的是露珠吗?

猫儿的本性使得他喜欢舔毛,他想舔舔……

红着脸的少年用毛茸茸的尾巴勾住她的小腿,慢慢拉开,能更清晰地看到带着点点奶白液体的花穴。

他凑近闻了闻,淡淡的清香里有股甜腻的气息,勾得人热血沸腾。

少年无意识地凑上去,张嘴将整个花穴含住,舌尖本能地朝着细缝中钻进去,蜜液被尽数吞下。

他吮吸其中的津液,舌尖进入那最为神秘的甬道,层层迭迭的媚肉绞紧他的舌尖,他整个身子都在发烫。

她的这处这么小……以后怎么能容纳他的粗壮。

还没射精的猫儿已经想着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她的花穴里,做一些叫人热血沸腾的事情。

沉睡中的少女身子泛起淡淡的红,口中无意识的低吟,叫在场的叁个男人急躁起来。

“哼呃——”

压抑的喘息伴随而来的是乳白的液体,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淫靡至极。

她依旧闭着眼,面容恬淡,两颊带着淡淡的绯色,偏生那嫣红的唇上带着乳白的精液。

眼底染上猩红的希尔伏下身子,牙齿不受控制地叼着她的锁骨,身子持续颤抖着,口中还是喉咙里发出一种奇异的声音。

很空灵的媚,对人的引诱不止于性别,洞穿力极强,那声音跟下身抽插的舌让沉睡中的少女高潮了。

晶莹的水柱喷射而出,没躲开的猫儿被喷了个满嘴。

“咕咚——”香甜的气息蛊惑着他将淫水吞进口中。

部分没来得及吞咽的,顺着嘴角流淌下来,晕湿了猫儿的白t恤。

“这是高潮,女人高潮就是这样的,会喷出液体来,说明她很舒服。”苍古自知弄伤白眠眠不对,干脆给人拍了个马屁。

“你挺会舔的。”

宁禾抬起头来,轻哼一声,耳尖也红,眼神微深。

“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