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娇(nph带图)

chapter.30学坏的鲛人将她按在门上放肆舔弄 (1/2)

“出去。”白衍冷眼瞥了他们几人,丢下一句命令,伸手将娇小的少女拥入怀中。

白眠眠一张脸怼在了他光果的肌肤上,还发烫。

大脑当机。

事情逐渐变得复杂起来,直到她回神的时候,才惊觉众人都没了踪影,只有成医生在喝茶,惬意地迷眼享受午后的阳光。

“他们呢?”

“他们在谈事儿呢。”成医生笑眯眯,又从兜里摸出来一瓶药丢给她,“这个是药膏,你最近用上,不然你吃不消。”

白眠眠:“???”

什么吃不消,发生了什么?

“你不会不知道吧?”成医生一拍脑门,“你二哥之所以这么生气,就是因为他们叁个人跟你做爱啊!”

白眠眠差点被口水呛到,脑子里丝毫没有相关的记忆:“为什么我不记得?”

叁个人啊!那他妈是叁个人啊!

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妈的!这算什么吃肉!

“你这不是发病了么,估计也就是精液被你吸收了,也没真做,所以你没记忆。”

白眠眠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美男在眼前,好不容易吃到嘴边,她居然连味儿都不记得。

这也太委屈人了。

因为太过悲伤,她甚至没有心情去想她二哥跟那叁只的情况,兀自沉浸在痛苦中。

直到深夜,她刚准备睡,门就被敲响。

打着哈欠的白眠眠漫不经心爬起来开门。

门一开,是希尔。

鲛人一进来就将她拥入怀中,急不可待地将人按在了门上,唇落在她的脖颈处,湿冷的唇一下又一下地印了下去。

白眠眠:“?”什么情况?

他缠着她,舌尖舔舐在她身上,汲取她的芳香。

“你怎么了?停、停下……”少女气喘吁吁,声音都娇了几分。

他抬起头来,眼里是蛊惑人心的水色,迷离扑朔。

“眠眠,你不想要我吗?”

因为情欲的关系,他的嗓音带着些沙哑的惑人,视线极具侵略性。

腿心涌出一点湿润,他压低声音,带着几分笑意:“眠眠流水儿了,是不是?”

“你等等……等等!”白眠眠伸手去阻止他向下的脑袋,他却反手一只大掌攥住她两只手举过头顶按住,长腿抵在她的腿间,强势地分开。

他直勾勾地望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白皙而修长,极具美感,他拉住衣领,将她本就细细的吊带睡裙拉下,富有弹性的乳房跳了出来,微微晃动着。

她挣扎起来,香腮晕红。

“别动。”他声音像一条缠人的线,拽着她往下坠,耳边的声音像夜色里徐徐绽放的昙花。

她迷了眼,仰头吻他的喉结,腿软地坐了下去,花心蹭在他的大腿上:“希尔。”她腿微微收紧,眼角潮红,“你学坏了。”

他是学坏了,他敢这样大胆地冲进她的房间,将她按在门上挑逗。

他敢低头含住她颤巍巍的乳间,敢抬眸直白且色情地望着她,口中发出啧啧的水声。

“眠眠的奶子真软。”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唇角,手撩开裙摆,摸索着探尽她腿间的溪谷中,手指沾着淫水滑腻地上下动了动,“这儿也娇,真想插进去啊。”

(再次厚脸皮求珠( ’ - ’ * )最近好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