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渡无人【校园 1v1】

别咬 (1/2)

“你脱衣服干嘛?”

沉自横低头,先是点了点肋下颜色最深的那个疤。

“叁岁半,第一次。”

又点了点旁边那个:“小学一年级,第二次。”

最后摸上了胸口那个最看起来最新的疤。

“去年冬天,第叁次。”

“什么…什么意思?”

他重新摸了摸肋下的疤,看不清表情,语气不明:“气胸听过吗?”

周舟愣愣摇头。

“这两处是小时候穿刺抽气留下的。”说着沉自横又摸上了胸口那个,“本来小时候做完手术相安无事十几年,去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犯了,压缩到叁十多,没办法又去开了个胸。”

或许是看周舟绷着的一张小脸太严肃了,沉自横摸了摸她的脑袋:“吓傻了啊,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呼吸系统疾病罢了,没那么吓人…只是我两到叁年不能有剧烈运动了。”

周舟想到林妙妙说的,说他寒假回来之后就退队了,应该就是刚做完手术。

“所以你才不能打篮球的是吗?”

“是啊。”沉自横笑了笑,好看的眉毛扬起,抬手做了一个中二的凭空投篮动作,“别说打球了,连这种抬臂都要小心,动作不能太猛、太剧烈也不能抬太长时间。”

楼道的灯又息了。

沉自横也默了一瞬:“只是暂时的,没什么好担心的,真的,要不是你问我都要忘了。”

周舟不知道气胸是什么,也听不懂什么“压缩到叁十”,但她听明白了“穿刺抽气”和“开胸”。对她这个活这么大最严重的病就是发烧打针的人来说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而且他说叁岁半就…周舟想想都觉着自己胸痛。

她向前一步,摸索着抱住了沉自横。

沉自横明显一愣,然后立刻反手搂住了她的腰。

女孩子的腰怎么可以这么细啊,他想。他用手偷偷丈量,从左腰窝几下就可以摸到右腰窝,而且没有骨头一样,他怎么勒、怎么捏、怎么揉都是软软的。

沉自横正独自旖旎,周舟却像哄小孩一样在他背上拍了拍:“唉,没事,反正你成绩这么好是吧,不走体育也一样。哪像我,天天画得要吐了。对着那些个苹果、瓶子一点动笔的欲望都没有。”

“那我给你当模特。”沉自横正埋头在她肩窝处,声音闷闷的。

“真的吗?你能有空?”周舟怀疑。

“你不是画过吗,还是不穿衣服的,一整本。”

周舟咬牙:她就知道他那晚上看到了自己的裸男册!

沉自横裸着上半身,周舟的吊带也挡不住胸前大片春光,两人抱在一起,肌肤相贴,薄薄一层布料根本兜不住周舟胸前沉甸甸的软肉,只会让彼此的温度烧得更高。

沉自横这时已经把唇移到周舟颈侧了,他若有若无地碰了碰,见周舟没有反对,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轻轻吮吸,一路吻到了她的锁骨,用牙齿轻轻磨着,用了点劲儿。

周舟正被他撩拨的有些痒,身心都痒,但是突然一个激灵想到件事。

“别咬!不能留痕!”

她怎么忘了今晚要聚餐呢!爷爷来了后的第一个周末,全家要出去吃饭呢,要是被爷爷看见这些不可描述的痕迹她就死定了。

沉自横停下来:“怎么了。”

周舟只能含糊道:“晚上有事,不能被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