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渡无人【校园 1v1】

大床h (1/2)

周舟感觉整个人都在发颤。

从内到外,发自内心地颤,特别是沉自横触碰过的地方,皮肤仿佛都在疯狂地、战栗着地尖叫。

沉自横的唇和指尖在她的大腿内侧徘徊,迟迟不再进一步。

不是他吊周舟胃口,实在是他觉着这处特别性感——少女的绝对领域,却又远没有裸露的下体容易勾起的直白欲望。

明知进一步是什么,反而迟迟不肯揭下面纱的期待着的快感,禁忌的地方,进退就各是不同的感觉,着实令他着迷。

他唇舌并用,连带着牙齿,吮吸着,轻咬着,在周舟大腿内侧白嫩的肌肤上留下零星红痕。沉自横舔舐着这些痕迹,心想,怪不得有人总爱在对方身上留下爱痕,这种代表着暧昧的痕迹,由自己亲手为对方种下,真是会让人有一种空前的满足,那种昭然若揭的占有欲,在斑斑爱痕下仿佛都有了宣泄的出口。

但周舟已经被撩拨得不行了,她不满地蜷起腿,试图将两条腿分得更开,以此来提醒沉自横快点办“正事”。

沉自横揉了揉她的屁股,表示明白。

周舟挣扎着脱掉身上的裙子,又打算甩掉内衣——因为今天穿白色裙子,周舟怕太透,还是老实穿了内衣,内衣勒得她难受,周舟早就想脱了。

沉自横这边已经慢悠悠扯掉了周舟的内裤,他可太喜欢这种拆礼物的感觉了,总是有点舍不得脱掉,但周舟急得很,在内裤褪到大腿上时就手脚并用,把全身最后一小块布料丢开了。

两人这下算是“赤诚相待”。

周舟躺在床上,沉自横伏在她身上,这个角度周舟看不清他的凶器,但从时不时戳一下自己小肚皮的异物上判断,估计已经蓄势待发了。

周舟忽然笑起来,搂住了沉自横的脖子。

“小可怜儿。”

沉自横不明白周舟的脑子又想到什么了,反正他是跟不上,马上就要挨操了,还有心情叫他“小可怜”?她到底知不知道谁一会才真的“可怜”?

周舟说完就缩回了手,一个翻身趴在了床上,转脸看了一眼沉自横,眨眨眼睛:“这次就给你从后面吧。”

周舟翻身,就这样在沉自横眼皮子底下趴下,两瓣俏生生屁股上的肉像是果冻在他眼前颤动,又像是新鲜的蜜桃,又粉又嫩。

沉自横当时就忍不住了,两只手覆上去用力揉搓一把,接着捏住周舟的胯处,将她的腰臀提了起来,摆出了一个完美的挨操的姿势。

他先伸手摸了摸周舟穴口,发现已经湿得不像话,沉自横心里暗自惊讶,就着手上的水快速撸了两把肉棒,以跪姿调整好自己下腹的高度,跟周舟齐平,龟头仍是在爱液泛滥的穴口滑动了两圈,然后对准那个小洞,一点点碾了进去。

沉自横一手按住周舟的腰,一手扶住肉棒,慢慢推进,周舟也在调整呼吸,放松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姿势的原因,周舟感觉这次沉自横顶得格外深入,甚至不需要他动作,单单进入就已经碰见她的花芯,那种持续碾压最深处带来的酸麻感,让周舟小腰一软,差点趴下去。

她感觉有些不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在沉自横有所动作之前就转头看他,小脸儿上已经带了一些红:“你一会可要轻一点。”

沉自横轻轻抽送一下,周舟立刻就反应很大,蹙着个小眉头期期艾艾地瞪他。沉自横却像发现了新大陆,抽出了半截再猛得送入。

“这么轻可行?”

周舟差点没被他顶扑倒在床,此时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