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smr]你的声音

第十九章视频与asmr.2 (1/3)

冯希西这边也不好受。

是她不怀好意引起的头,但她确实低估了入江智也对她的了解。不用她开口刻意要求,就自然地摆好了她招架不住的模样。

——我真的只是想调个情而已。

——不过开开车也挺刺激。

冯希西舔舔嘴唇,镜头里,把衣物剥得干干净净的入江智也果然又开始哭了。

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委屈无奈又楚楚可怜。

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迫的。不要再欺负我了呀。

脸上写满了这些情绪,然而身体却非常乖顺地跪伏在地上,肌肉绷紧,背部臀部大腿,勾出一道流畅起伏的线条。

你能看到他修长上仰的脖颈,喉结随着抽泣而上下滑动;你能看到他柔软又坚硬的胸膛,前胸两颗突兀的红点;你能看到那只曾抚摸你脸颊的手,那个曾进入你身体的性器。

这是一个多么诱人自己却无知无觉的妖精。

冯希西不自觉地咬住下唇,把喉咙间的低吟又压了回去。

入江一边抽泣着,一边却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这让人不禁疑惑这抽泣声是否是因为欢愉而发出的。

他的手握着他自己的性器,并不温柔地搓揉着根部,又从根部撸到接近顶端的地方,复又重重地一点点往下移动。如此往复,直到他的喘息声转为从鼻腔发出的呻吟。

他换了只手撑着地,另外一只手则是握拳放在身前。

从始至终,他那双含泪的双眼一直看着镜头,即使是更换姿势也没把注意力从镜头前移走。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直看着她,盯着她,甚至当他开始前后摆动臀部把自己的性器往自己手里捅,如此大幅度的动作都没能让他把眼睛从镜头处移开。微皱的眉头和眼角的液体仿佛在叱责着,“是你的原因!是你逼的!都是你的错”,而一瞬也不离开的视线却更像是把她当成了猎物,只等她一个放松就扑咬上去。

被捕猎者和捕猎者,两种截然相反的角色如此矛盾又和谐地出现在同一个人的神情上。

冯希西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手、大腿、以及阴道都蠢蠢欲动。

她唤了声“智也”,把手伸进了内裤里,另一只手绕到身后解开了胸衣的扣子。

坐起身的瞬间,胸衣滑落。

她抬起了一只手,托起了自己的乳房。

视频那头,充满弹性的屁股向前拱的力度好像又加大了。

不够……

哪里不够……

冯希西有些烦躁。虽然很舒服,但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好像止步于离山顶一步之遥的地方,怎么也前进不了。

视频里已经开始呜嗯呜嗯哭泣的入江智也很明显也是这样。

“好想,好想……”

情不自禁地说出口,冯希西才突然反应过来除了低声叫了彼此的名字,你们甚至都没怎么开口。

自我安慰带来的快感一点点累积,却一直达不到那个点。

“……好想……智也君进来,好想小智也插进来,把里面填满。”下体在手指的进出间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

冯希西的话语好像打开了开关,入江智也大口喘了一声,突然把手机拿起来,镜头换成后置镜头对准自己肿胀的性器,嘴则贴着手机的麦克风,“小智也进去了,你感受到了吗?”

完全没有等对方回答的意思,他轻呼一声继续说道:“呜哇,这里怎么流了这么多水啊,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