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smr]你的声音

第二十章asmr.3与真人实战 补完 (1/4)

接下来是非常贴近的、刻意拖长的呼气声。

气流从嘴巴冲出,缓慢却沉重地撞击到耳膜上,在你以为口腔音已经距离耳朵很近的时候,这声呼气告诉你原来距离可以更近,近到穿过细小的耳道,近到仿佛就在耳膜边,然后告诉你,你觉得0距离就够了?我还可以负距离。

感觉实在是过于真实,以至于明明耳朵里的异物感提醒着她声音是从耳机里发出来的,但她还是不自在地偏头想躲过这种过于贴近的感觉。

好像是看到了她这幅样子,耳边随之响起一声轻笑。

有什么东西严严实实地覆上了耳朵。

被包裹住的沉闷感让人好像瞬间和世界分离开,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

一片窒息般的沉闷中,能清晰地听见有柔软而湿润的东西伸出来,一点点靠近,一圈一圈地舔着耳廓。

是舌头。

从耳廓慢慢深入,不急不缓,由重转轻,要舔掉什么东西一样,一下,一下,又一下。

她又偏偏头,想甩掉这种太过深入的距离。

当然没有什么用。

后背的汗毛嗖的升起,从尾椎骨沿着脊柱一路向上,直到天灵盖。

实在太近,太真实了,好像真的有人在舔耳朵,理智知道这只是声音,周边其实很安全,但身体却控制不住地紧张起来,全身紧绷。

舌头越来越深入,它滑过耳道,拼命地往里钻。

差一点,还差一点!

即将碰到耳膜的时候,似乎被什么阻挡了,舌尖开始不安分地挣扎起来,想再前进一步。

五毫米,叁毫米,一毫米……

碰到了!

舌尖堪堪碰到耳膜,然后扭动着,刮擦着,引起一阵阵电流。电流直奔大脑,经过头皮,所经之处引起一波波的酥麻。

冯希西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一点上 ,浑身紧张得等待着下一刻。

结果等来的是舌头突然被迅速而果断地撤走,撤离到耳外,在耳边发出浅浅的喘气声。

还好,还好……

入侵者的离去让她骤然放松,但这个放松实在有些早,下一秒,入侵者就熟门熟路地闯了进来。这次它直冲耳膜而来,从狭小的耳道里向内钻,把耳道堵得严严实实。液体贴上耳壁,液体离开耳壁;舌尖舔舐耳膜,舌尖刮擦耳道;撤出时的吸吮,深入时的喘气;间或夹杂着男声的轻笑及呻吟声。注意力越来越集中,也就越发敏感,捕捉到的声音也就越发真实,身体就越发紧张,越紧张,注意力也就越集中,越集中也就越敏感……一系列循环下来,只觉得生物电流一波又一波向全身发散,酥麻感爬过头皮,爬过后背,爬过四肢。

左耳,然后右耳,又回归左耳。

每一次都是如此深入,如此紧张,如此刺激……

……如此舒爽。

颅内高潮。

冯希西从未如此清楚地了解这个词的意思。

理所当然的,听完音频她并没能顺利地睡着,甚至越发清醒。

她开启了循环模式一遍遍播放,直到第叁遍才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然后被闹钟吵醒。

最后半天。

回到家刚好赶上晚饭。

入江智也叫的外卖是一街之隔的拉面,热乎乎地豚骨汤下肚缓解了一身的疲惫。

吃饱喝足,冯希西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地跟入江智也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