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间烟火

番外二 (1/2)

刚开学的课不算太多,大部分课程都还没有开设。

季姎的三个室友发现有个奇怪的男生,虽然逃掉了许多课,但时不时来上课时候总是和季姎坐一起。

这样一来就很奇怪,每次那男生来上课都是四个女生加一个男生五个人坐一排。

男生有些面生,但她们也没多想,毕竟军训时候大家都穿一样,而且天天累成狗,也不会过多注意别人,只以为男生是其他班的,毕竟物流这专业一共有三个班。

至于总是和季姎坐一起,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专业狼多肉少,一共就寥寥几个女生,更不用说季姎又这么打眼儿了,室友们一直都默认这男生在追季姎,偶尔还会互相眼神打趣儿。

就这样美好的误会了几次后,渐渐就发现了不对劲,这俩人看起来太熟了吧,言行举止都表明两人相识已久,直到有一天一个室友亲眼目睹了男生把季姎送到宿舍楼下,还在她脸上揉了好一会儿时才反应过来,合计人家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呢。

季姎回到宿舍面对室友的“拷问”还有些诧异,她一直以为大家都能看出来呢也就没特地说明,晚上熄灯之后又被室友们带着深夜谈话,讲了自己和江珩的“爱情故事”。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爱与被爱的喜悦总是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分享,虽然回忆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但当你日后想起时,总是会给它加上一层美好的滤镜,提起的都是那些年的心动与爱意。

*

学校强制要求大一新生必须住校。

江珩对此多有不满但也无可奈何,租的小房子一直闲置,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过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大二,在江珩的淫威下季姎成为班里第一个申请外住的同学。

这两年江珩的需求愈发旺盛,过惯了一年规律性生活的季姎一开始难免有些吃不消。房间各处都被江珩铺了厚厚的毯子,就为了他动不动性起把季姎按在哪里就开干时候不会伤到。

*

天气渐渐变热,尽管已经入秋但盛暑的余威仍在,季姎最近食欲不振,早上起床不想吃东西,晚上也不想吃,每天只有中午吃一点点,而且越来越挑嘴。

江珩见她这般猫食,小脸都渐渐瘦下去,不禁心疼又心急,日日研究菜谱,变着花样哄她多吃一点,可一点成效都没有。

晚上江珩煮了鲫鱼豆腐汤,不指望她吃多少,只希望季姎至少能喝点汤。谁知季姎闻着鱼味只觉胃中翻滚,忍不住冲进洗手间干呕起来。

江珩也跟了进去,眉头皱得要打结,拿了湿巾给她擦嘴,冷不丁问道,“你上次姨妈什么时候?”

季姎愣住,后知后觉才明白他的意思,结合这几天她的症状,的确有可能是怀孕了,但她姨妈一向不是太准,也算不清楚。

这一闹,季姎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但想着肚子里或许有个小生命,又逼自己回到了桌前。

江珩把鱼汤端下去,现榨了一杯果汁来,“吃不下就别吃了,要不明天约医生检查一下。”

晚上季姎翻来覆去睡不着,心绪纷乱。白日里知道自己可能怀孕了还没什么大的感觉,到了晚上沉下心来想想才觉着不妥。

两人都还有一年才完全毕业,而且虽然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毕竟这是未婚先孕,要是被妈妈知道了…但让她打掉她也是万万舍不得的。

江珩同样没有入睡,他身为一个男人,甚至现在可能身为一个父亲,他要考虑的可比季姎多多了。

第二日一早,季姎难得早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