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驸马爷,甜宠小丫鬟竭诚为您服务

第076章 敌国细作 (1/2)

“还说不诓骗。你谎称她是你姨妈不就是撒谎吗?”

“严格来说算不上吧,反正我一直叫她阿姨。姨妈也是阿姨啊,有何不可?”

“你这分明是狡辩!”

“我这是给你擦,屁,股!”

上官元:“?!!”

乐陶陶:“so

y急躁了,我的意思是,我在替你善后。”

“替我善后?”

“据徒儿我分析……师父或者师父的母亲,又或者师父和母亲一起,在候府被排挤、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

乐陶陶一说到这儿,她看到上官元的眉头轻微地颤动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了平静。

“因此心高气傲年轻气盛的师父急于想证明自己……”

乐陶陶装作没看见他的反应,接着说:“正巧吴越两国在边境擦枪走火,当时幼稚的师父以为机会终于来临,便带着手下去到了阿姨的旅店,发生了阿姨说的那些破事儿。”

“你怎么全都知道?”

“我猜的。”

“猜?猜能猜得这么准?”上官元真的压了下来,贴在她身上,在她耳旁轻声问道:“说,你是不是越国来的细作?”

细作?他竟以为她是敌国的间谍、奸细,乐陶陶都快笑出声来了,说:“师父也太看得起徒儿了。”

“难道不是吗?”

“不是。”

“还说不是,你身份模糊,武艺高强,口音特别,思维独特,这一切很不寻常。”

“我的确与众不同。”乐陶陶美滋滋。

“那你这是承认了?”

“承认个屁!”

上官元:“……”

“师父既然心生疑虑,又何必把我留在身边还要带入候府?这不是引狼入室吗?师父完全可以把我放生,让我回竹屋祸害我家的羽去嘛……”

“你想得美!”

两人正一来二回争吵着,轿辇突然停了下来,婢子在外通报:“公子,到了。”

“嗯,知道了。”上官元答了话,却还在犹豫着,迟迟不说下轿。

“反正徒儿与阿姨是一条阵线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看师父吧。师父是赶走我们还是带我们去候府,完全由师父来决定。”

上官元踌躇,犹豫不决。

“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这么胆小?怕我们两个女人?怕我们会吃了你还是吃了你全家?”

乐陶陶又“残忍”地激他。

“闭嘴!”上官元情急怒吼,一手掐住了乐陶陶的嘴,狠狠地说:“你这女子好生放肆!说话犹如向人扔刀子。”

“好痛!”乐陶陶痛得一叫,双手忍不住用力一推,果然把上官元推出了轿辇外。

顶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掀翻了,破了个大洞。

乐陶陶和徐娘子分明看到上官元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然后不偏不倚落在了候府院中。

“我嘞了个去。”乐陶陶一头黑线,心想自己越来越难控制身体拥有的力量了。

“胆敢冒犯公子!”电光火石间侍卫们已经上前拔剑把乐陶陶和徐娘子拿下了。

他们的三脚猫功夫自然不是乐陶陶的对手,但乐陶陶不想伤及无辜,任由他们绑了。

乐陶陶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进候府的——她和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