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第一章 不是吧阿SIR,装X也犯法? (1/3)

“七月二十日孤城快讯报道,荒空第七银行发生一起抢劫案件,现场损失约一千万羽币,该劫案疑似城中新晋的街头娱乐团体——诡术团所为……”客厅里,电视上正播放着今日的晚间新闻。

“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端着盘子走向客厅,摆盘,晚饭是简单的两菜一汤。

“若姐?”他又叫了一声,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便走上楼梯。

若姐的卧室被打理得别出心裁,垃圾桶里没有垃圾,垃圾都在地上;衣柜里没有衣服,衣服堆在床上,分不清干净还是脏;床上没有人也没有被子,不过依稀能辨认出来,写字台前陷在懒人沙发里的那一团东西,算是若姐和被子的混合物。

“不是前两天才帮你理过房间么。”姜述叹了口气,看起来需要每天打扫房间。

无奈,他走向那团混合物,伸出手想要拉开被子,但是迟疑了一会儿,只是转身拉开了窗帘,因为他不能确定被子里的若姐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天色已黑,他顺着窗向外望去,可以看见一条大江横亘在两个世界之间,江上潮漩之中映着对岸的林立高楼和各色炫光。

江的那一边,满是高楼、霓虹灯和巨幅广告牌,声浪和光影构建出一个轻浮的繁华世界。而在江的这一边,低矮的别墅富人区里拥有着这座城市少有的宁静。

这是赛博朋克化的世界,三个月前,他出现在这座城市的某处街角,非魂穿。

他的运气很好,没来得及忍饥挨饿就被若姐——柳汀若捡回了家,而她也只用了一顿晚饭的时间就决定负担起被他养育的重任。

“把饭端进来。”片刻之后,被窝之中传来若姐极有辨识度的清冷女声,不过可能是刚睡醒,这声音听起来黏糊糊的,多了点平时没有的慵懒和娇气。

“去桌上吃。”姜述不从,径直出了卧室。

许久,在一句不满的嘟囔声后,被子之中伸出一只手,随意地从床上抓过几件衣服。

“区区一个保姆……”

很快,一个套着大号男款t恤的女人出现在二楼楼梯口,她打个呵欠,揉揉眼睛,蹬着一双大白腿下了楼。

柳汀若眯眼看了看散发着热气的两菜一汤,又凑上脸闻闻,“还不错。”

“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姜述瞥了眼她,装好饭递给她。

“我的脏了。”她接过饭碗,瞥了眼姜述,用一种“我错了,下次还敢”的语气说着,“懒得洗。”

“……”姜述只是看着她。

“这样吧,晚饭算是我请你的,那么等价交换,你帮我把衣服洗了。”她向排骨伸出勺子,懒懒地说道。

“……行。”姜述无奈应下,然后双手合十,面目诚恳地饭前祷告,“感谢我贤惠的若姐,赐予我美味的晚饭,除买菜、洗菜、切菜、烧菜、装盘、上菜、洗碗外,一概不用我亲自动手。”

“不客气。”柳汀若在干饭的百忙之中抽空回应。

“等会儿和我去一趟娱乐c区,定制的纸牌好了。”姜述看着她。

“喔,自己去呗。”她随口答道,“或者叫人送来。”

“……”姜述无奈地盯着她看,“我没有角色卡,去不了c区。”

角色卡,也就是这个世界的身份证,每位公民在十八岁的时候可以前往中心区领取,根据公民的先天后天条件确定他需要贡献一生的职业,也就是将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