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帘风月挂九重

第141回 (1/2)

那晚罚跪,天一亮,她就出府直奔庆王府,结果吃了个闭门羹。原来福宁郡主随太子妃去了城外的皇家别苑,归期不定。

她好不容易打听到皇家别苑的位置,即刻出城求见。

那是皇家别苑,有几道关卡要过。她到了第一道关卡,恳求守卫通传。等来等去,等来的消息是郡主正在陪太子、太子妃和皇子公主们聊天,不得空。

一连三天,风雨不改。

不时有官家的子女或骑马或乘马车,从她的跟前经过。看见她和马车在此停留,一个个神色怪异地瞅一眼,似乎不明白她为何站在这里。

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何人人能进,唯独她不能?她可是卫将军之女,嫡长女。

曾有相识的官家姑娘停车询问,得知她来见郡主,可郡主没空。那些姑娘原本真诚的眼神立马微妙起来,笑得一脸虚伪说进去帮她问问,之后就没了动静。

她当时:“……”

终于在第四天,她见到了庆王府的小厮,出来代郡主传话:

“姑娘您能平安出来,全靠郡主命小人跟京卫司的人打招呼。本想找个理由让侯府与曲府分摊损失,谁知侯府不识趣,叫嚣到御前告令尊一状。我家郡主怕事情闹大连累曲将军,只能作罢……”

福宁郡主让京卫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那段路被毁得太彻底,修路费用高昂。若曲府不赔,侯府又不理,迟早惊动朝廷百官,于曲府的声誉有损。

且在众目睽睽之下,老百姓们亲眼看到曲大姑娘砸了安平郡主的车驾。京卫司无法替曲府洗脱罪名,加上定远侯的身份也不低,只好公正办理。

“不如这样,曲大姑娘,您先回去。等哪天我们郡主得闲了,替你向太子妃讨一份恩赏,弥补曲府的损失,如何?”小厮巧舌如簧道。

“可是,可是,我、我没钱赔……”曲大姑娘急得满脸通红。

这是事实,不仅她,连爹都没银钱,府里的银钱一向是攥在嫡母的手里。就算要赔也希望郡主出面说情,减免一些,毕竟那条路饱经风霜也该修一修了。

因此,修补的费用不能全让曲府掏付。

“哦,这样啊,”小厮沉吟片刻,从自己的钱袋取出几块碎银子,“府里由王妃娘娘掌家,我家郡主也不宽裕。这些银子您先对付用着,再多,小的真没了。”

曲大姑娘:“……”

看着小厮手里的几块碎银子,她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没接,也没说什么,默默转身上了马车,直接打道回府。

回到府里,嫡母已经一脸阴沉地坐在正堂,指着她骂:

“我和你爹,还有曲府的脸全被你丢尽了!”

原来,她守在别苑关卡路口的消息,一早被传回京里。嫡母本想派人逮她回来,父亲不许,非说相信她有分寸。

听到这句话,曲汀兰哭得更加不能自已。

经此一事,她被送到观里是必然的,那座观是嫡母娘家奉养的,三年之内不许踏出观门半步。否则将她剔出族谱,曲府从此没她这个丢人现眼的嫡长女。

“兰儿,莫怨你母亲,她是为爹,为你弟弟妹妹,为了曲府好才不得不这样。”临行前的晚上,父亲语重心长道,“定远侯府是前朝旧人,满朝上下对他们避之不及。

想让安平郡主死的人多如牛毛,又不方便亲自动手。你挑衅安平郡主的时候,她刚受过罚,带伤与你打斗。你若继续留在京城,便只能是刺向侯府的刀……”

因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