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从种田开始

第224章 琴瑟和,露锋芒(1) (1/3)

不过这些抱怨房玄龄也就在心里说说而已,对于卢氏的厉害他心里清楚,可不想再因几句话吃上一通气,也没有敢接她的话,随便寻了个借口转身就跑了。房遗直夫妇见老爹都走了,知道卢氏厉害的他们也在顷刻间走了个干净。留下卢氏一脸不爽的站在原地,微微哼了一声,回房间去了。

却说房遗爱抱着高阳公主回到了房间,对媳妇又哄又道歉的,把这两辈子积攒下来的哄女人的话都给说了出来,这才勉强过关,整个人说的嘴皮子都干透了,抱起茶碗仰头就是一通猛灌。

床头上,高阳公主眼眶通红的坐着,望着房遗爱问道:“相公平日里都呆头呆脑的,为什么能说出这么多好听的话来,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呃……房遗爱被噎了一下,想哭的心都有了,这做人也太难了。我不说话吧,你嫌我不解风情没有浪漫,好不容易从一些破书上学了几句好听的,你又说我外面有人?房遗爱太郁闷了,喝了一半的水连忙放下,起身又回到了床边挨着她坐下,拉住她的玉手,说:“媳妇,天地良心啊,自打咱们成亲以来,基本上可都是呆在一起,我就是想找也没机会。”

“当初你骗我的时候可都是插个空,就骗了。”高阳公主委屈巴巴的说道。

这是哪门子的逻辑,房遗爱感觉有些晕,一脸无奈的说道:“媳妇,算我求你了,自个去镜子前照照,就这越长越美的脸蛋跟天仙似的,整个大唐都排的进前三甲。咱能多点美女的倾国倾城的自信吗?”

被这么一夸,高阳公主面色也微微红了起来,但这心里头也变得更加警惕了,相公嘴巴越来越甜,以后可得严加看管他,免得一不留神招惹些风流债。

想到这里,高阳公主就想起了容貌不属于自己的阿雅,便微微哼了一声,嘟起嘴道:“你少来了,那阿雅长得就比我好看,今个晚上你是和她一道出去的。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一定是护着她了!”

哎,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让我有了今天境地。房遗爱有些想哭,一头栽倒在床上,欲哭无泪道:“你就是上天派来专门收拾我的,阿雅我都把她收成了徒弟,你吃什么飞醋啊。”

高阳公主闻言被臊的一阵脸红,但同时也一脸惊奇,紧挨着他在床上躺下,问道:“相公,你什么时候收了人家姑娘做了徒弟,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炸蝗虫的那天。”房遗爱随口说道。

“好啊,还说你没时间,我那天也就一会没看着,你就跟人家勾搭上了!”高阳公主转头瞪着眼睛说道。

房遗爱一阵无语,这么争下去这事情就没完没了了,干脆他伸手一拳打在床上,翻身将她抱住,哼道:“我今天就勾搭你!”

“啊……你干什么!”高阳公主俏脸通红道,“放开我,你衣服还脏着,赶紧去洗。”

“现在才说,已经晚了!走吧,陪本相公一起洗。”房遗爱说道,起身将她拦腰抱起,低头看着她满脸的坏笑。

“坏蛋!”高阳公主面色熏红,双臂勾住他的脖子,羞道:“还不快走啊!”

“得令!”房遗爱哈哈一笑,抱起她就冲进了隔壁的厢房里,其中自然是少不了一番调戏,惹得高阳公主在沐浴完后,追着房遗爱打,走投无路的房遗爱被她一把掀翻在床上,伸手就是一通拧。

闹了一阵子后,高阳公主望着房遗爱肩头那道狰狞的伤痕,鼻子有些发酸,哽咽道:“相公,你以后可不准吓我了,刚刚听到你浑身都是血,我都要吓死了。”

房遗爱咧嘴一笑,双手捧住她的脸,道:“傻丫头,你这是关心则乱。咱们从长安到河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