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僧掉马甲之后

第106节 (1/3)

缠绵病榻之时,年少之时做的那些梦,就愈发清晰起来。清晰得如同是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午夜梦回之时,顾慎之成妄想过,这些光怪陆离的梦境,是否真的曾经发生过,而现在那人是否还陪在自己身边。

顾慎之虽是断绝修行之路,神魂却毕竟同常人有所区别,五感敏锐。他曾数次刻意寻找那人的存在的痕迹,却一无所获。

慢慢地,他便只将那些事,当做是黄粱一梦。

直至在那处桃林之中,梦中人竟是化为真实,触手可及。

那人挑眉笑道:“在下姓陆,家中排行第九。我收你为徒,如何?”

自那日起,陆九便在顾慎之的别庄住了下来。

之后的日子,在顾慎之看来,比之当初少年得意之时,更加美妙。只因身边有陆九相伴,虽不能离开别庄,却在陆九的引领下,见识过世间万物。

释空勘破病苦之时,周遭皆是画像,画像中那人却已离开良久。

他手覆于丹田之处,感受在其中来自那人的鳞片,垂下眼睛,说了句。

“剪不断,理还乱。”

他起身,甩袖离去,一点火星自指尖迸射而出。待到身形消失之时,熊熊烈火将这满室不为外人所道的心意,付之一炬。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死苦一世,释空失了五感,没有神智,被祭炼成傀儡之躯。

然则,仅凭的余下的一缕意识,就在第一眼,认出那人。

即便是反抗魔修之令,会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刺向陆九的剑,他依旧是收了回来。

直到陆九把他带走,释空才知晓,名为陆九的青年乃是妖族之主,巴蛇陆恒。

直到那个大阵,爱憎怨三阵合一,陆恒入阵,他跟了进去。

两人在阵中纠缠一世,最终,陆恒破阵而出,勘破爱憎怨之阵。

他却没有。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空暝恨当初灭他师门,将之祭炼成傀儡的蛇妖,却又放不下。爱恨交加让他日日噩梦缠身,即便知晓那只是前世之事,却依旧记得刻骨铭心。

遇到陆恒之时,对方不知为何修为大跌,空暝本想杀了他,让纠缠自己不知多久的噩梦烟消云散。

空暝本就修魔,行事向来遵循本心。他毫不犹豫地动手,欲取对方性命。

到最后,却是站在牢门之外,看着被自己囚禁在里面的陆恒,不知所措。

之后发生的一切,让他更觉得自己可笑至极。陆恒竟然说,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只是个幻阵。

他不信,记忆或许会骗人。可是人心不会,见到陆恒的第一眼,他心中就有爱也有怨,如不是因为前世的纠葛,又为何会如此。

结果,陆恒所说的,无一虚言。

误会消除,两人却在意外之下,行了周公之礼。

陆恒转身离开之时,释空下意识地向外追了几步,临到门口,他却又停住步伐。

空暝同陆恒的相爱相杀,皆只是他的一厢情愿。陆恒甩袖离去,释空已知他对自己无心,既是无心,又何苦纠缠。

放下这一切,对彼此都好。

释空在轮回之时,心中想的是下一世,当是不要遇到陆恒才好。即便遇到,那也定是不能相恋之关系。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