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1页 (2/2)

不胜其烦的睁开眼,入眼一片繁复华丽的帷帐,愣了片刻后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房间!

“君上醒了,君上醒了,快叫骆先生来!”

人声喧杂,人仰马翻。

“咣当”一声,似是有人撞翻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低声斥责喝走。

还未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一个身穿青衫蓄着山羊须的中年男人,被两个孔武有力侍卫模样的人挟持着来到了他的床前。

山羊须看着余景,眼里露出嘲弄的神情,冷笑道:“君上,你若是想装病嫁祸于人,也要装的像一些。连三岁小儿都知,醉生梦死是至毒,服之无解。骆某平生虽医人无数,从阎王手里抢回来的人不计,也要在醉生梦死面前自认技薄。服了醉生梦死还能活过来的……”

他挑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余景,一字一顿的重重嘲讽:“祁璟,你是第一个。”

余景本来看到不熟悉的环境,就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闻言心里咯噔一声,更觉不妙。

祁璟?

这特么不是他追的那本烂尾书里的人物吗!

他微微睁大了眼,有种做梦的不真实感,存着一丝幻想犹豫不决了半晌,指着自己:“你叫我什么?”

“放肆!君上的名讳岂容你直言!”

余景一句话说出来,与此同时站在山羊须身旁的两个侍卫出声喝止,其中一人还朝着山羊须的膝盖弯踹了一脚,企图让他跪下。

好一个忠心不二的狗腿子!

若是放在平时,余景大概还能欣赏欣赏,只是此时此刻,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急于确认心中的想法,余景喊了一声:“住手!”

那位骆先生倒是位铁骨铮铮的汉子,他单薄的身躯晃了晃,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直勾勾盯着余景道:“装模作样!祁璟,你若还有一丝良心,就放了晏止澜。晏家满门清正,由不得你诋毁抹黑。”

听到晏止澜三个字,余景顿觉眼前一黑,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听到心里的那点幻想泡泡发出轻微的“啵”的一声,瞬间破灭。山羊须的一番话,坐实了他就是《修天》里的那个暴君祁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