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暴君之后[穿书]

第243页 (2/2)

么苦兮兮吗!

也是他自己太蠢,救回晏止澜之后不仅没有远离他,反倒毫无顾忌地跟他日日相处,只想着刷刷对方的好感度,也好为自己脱身留条后路。只是刷着刷着,这好感度岂止是刷满了,简直是刷过头了有没有!甚至连自己的身心一并交了出去。

乍然听到晏止澜这么说,饶是他声称只是个梦,祁璟的一颗心还是深深的沉了下去,令他不得不认清现实,日子久了,他竟忘了,他与晏止澜的这段感情,不过是强行扭转了剧情偷来的。若是一切回到正轨……

想到这里,祁璟满腹的甜蜜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脸上颜色尽失,垂下眼眸别开晏止澜的目光。许久之后,才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为什么?”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原著里的祁璟,千方百计地一定要杀了晏止澜。

晏止澜将他的反应尽数看进眼里,淡声道:“因为一句预言。”

“什么预……”祁璟下意识地问道一半,突然顿住了。他猛地抬起头,看向晏止澜。

晏止澜现出了然的神色:“你也知道。”

祁璟不由后退一步,太阳穴突突作痛,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先前阿思瑶在梦里给他的启示。

婴儿祁璟手腕的晏字,还有阿思瑶最后说的那句话——杀之可破。

祁璟惶然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上冰凉的石壁,凉意袭来,令他恢复了稍许镇定。

他听到晏止澜的声音说道:“神裔圣女阿思瑶曾预言,国君祁璟终会因晏氏一人而魂飞魄散……”

祁璟喃喃地接上他的话:“唯有找出杀之可破。”他茫然地对上晏止澜的眼睛:“你怎会知道?”

晏止澜不闪不躲地与他对视,淡声道:“梦中得知。”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却是极为清楚,哪里有什么梦,不过是前世暴君偶然间所说,被他牢牢记在心上了而已。前世的他,直到死前的最后一刻,仍含着深深的怨气,死不瞑目。不过是一句虚无缥缈的空话,暴君就生生屠尽晏氏主家旁支数百余人,何其荒唐,又何其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