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假千金后我逆袭了

第221页 (2/2)

前那样直接躲到父母身后,等着他们来帮你摆平一切。”

下面彻底安静下来。

这个成人典礼,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此之前,大多数学生眼中的十八岁,就是能够挺直腰背走进酒吧网吧洗脚城,将身份证往前台一拍,再也没人能阻拦自己。

十八岁,代表着他们拥有更大的权利,代表着一直管天管地的父母再也无法强行控制他们的行径。

可是他们没看到,与这份权利相对的,是更加沉重的责任。

“再过几年,你们将会拥有自己的事业、家庭,甚至是孩子,你们会遇见前半生从未有过的挫折、烦恼,而这些问题,你不能再心安理当个孩子!你必须学会自己解决。”

社会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残酷的,没有人有义务与责任为你犯下的错误买单。

凌知微看到,坐在前排的家长们,有人已经开始偷偷抹眼泪了。

教导主任:“所以,为了家庭,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成熟的你们必须学会担当。”

气氛一时沉重。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要先恭喜同学们,”他的眼里泛起些泪光:

“恭喜你们,成年啦。”

几秒后,台下响起激烈的掌声。

教导主任抬起手掌压了压,示意众人安静。

他走下台,看向家长席说道:“现在,请同学们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吧。”

“他们已不再年轻,他们的头上已经有了白发。”

有了前面的铺垫,感性一点的女生们听到这句话,瞬间情绪就上来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男生们或低头或仰头,皆不愿让父母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眶。

王思林拿纸巾擦着眼泪,带着哭腔道:“讨厌,妆都花了。”

凌知微看着没有白发也没秃顶,还顶着一头浓密黑发,像是在无声嘲讽其他家长年龄的原先生,强忍想牵起嘴角的冲动。

原以炀敏锐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来,扬起嘴角,笑眯眯的将双手置于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