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第1页 (2/2)

中的记忆认出来,是他的亲爸、继母和继妹。

“小深来了,快过来坐。”祝琬最先留意到他,站起身来对他笑。

她穿着一袭淡蓝长裙,脖颈上是一条点缀着蓝钻的银项链,在阳光与大堂的灯光下耀眼过目,精致妆容下,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

庄深不紧不慢往这边走。

坐在祝琬旁边坐着的中年男子眉目染着商业上的锋芒,穿着一丝不苟,是他的父亲庄辉业。

还没走近,庄辉业看着他的样子,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动作快点,吃个饭还叫人等。”

“爸,你别生气,尘煦哥哥不也没到?”庄若盈坐在他右手边,脸上化着淡妆,抿着唇笑,只是看到庄深时,嘴角笑意更加明显了一些。

庄辉业听到大儿子的名字,语气稍缓,但还是皱着眉:“尘煦的公司忙,这能比?”

庄深一句话没说,跟他们隔了一个座位,坐下之后打开手机玩。

他垂着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手机屏幕,仿佛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话。

几人视线都落在庄深身上,气氛凝滞了几秒。

庄辉业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两眼,压着火沉声说:“等下吃完饭,让小刘带你去星辰国际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入学后别再给我惹事,向你哥你妹妹多学学,让我省点心。”

听到学校,庄若盈抬起头来,不解道:“二哥为什么要转到我们学校来?他不是在七中吗。”

庄深基本不回家,这事虽然没人提起,但她多多少少从祝琬那里听说了这件事。

打架、逃课、成绩差,这是庄若盈对她同龄二哥的所有印象。

高二才刚开学,他就打伤了七中教导主任的儿子,庄深本来就是塞钱走后门进去,这下子得罪了老师,校长怎么都不愿意再包庇他,直接退学处理。

初入庄家,庄若盈就知道他二哥没什么前途。

所以从小到大都只讨好庄尘煦。

她微微笑了笑,揭过话题:“不过这样,我、大哥和二哥,以后就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了。也不知道我们学校入学考试难不难,我可以把老师发的资料给二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