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当机立断 (2/3)

奈布让出来的空,直接出去了。

罗比咬着筷子上的芝麻酱,心里一片茫然。

这次来了之后总觉得罗敷不对劲,好像是心里藏了事一样,可罗敷还能瞒他什么事呢?总不会是想让他打职业吧,不会吧不会吧?!

那边罗敷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电话那头是她家对面的阿姨,他们出门之前拜托过阿姨帮忙看着点他们家,如果有事就联系他们。

阿姨问他们是不是惹上了不得了的人,有几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男的上门来直接敲门,没人应还来敲她家的门,问她对面是不是一个叫罗敷的家。

说完了她还不放心,叮嘱几句,“小敷,阿姨知道你们不容易,可是啊,别领着你弟弟一起往邪道上走啊!那几个人看着就不对劲,你们这到底出门干什么去了?”

罗敷使劲呼吸几番,才压住声调不变,她放缓了声,“姨,别急,我们就出来打个比赛,没事。那群人你别搭理,就跟他们说你跟我们不熟,就知道我们走了。”

“这样行吗?那几个人可天天守你家门口呢!”

“行,没事。”罗敷对电话那头安慰,“我们也没事,就是有件事得麻烦一下姨,帮我看看他们都什么时候在,我到时候想想办法。”

那群要债的是怎么知道她家在哪的!那个王八蛋!

罗敷心中一片激荡,思来想去越发恼怒,她又打了那个电话,接通了一听还是含糊不清颠叁倒四。

“他怎么找到我们家的!”罗敷直截了当的问,“又是你告诉他们的?”

要不是必要,她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

那边骂骂咧咧喊了半天,脏得听了都嫌耳朵不干净,连什么父债子偿天经地义,罗敷就该听他的话也出来当个妓女出来卖赚钱,反正都不是什么好女人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罗敷气得直发抖,又骂不回去,郁气怒火齐上心头,眼圈都红了,也控制不了声音,她声音尖利如刀,恨不得直接穿过电话捅到另一头的人身上,“那你当初跟一个贱人生我这个贱种干嘛!你他妈自己是什么好东西!管生不管养你有理了!那些人干什么的就上我家去了?你想着我小时候被你卖了都自己跑回来了还想补回来,生怕我们俩没事是吧?你怎么就没被他们抓住剁手剁脚割肝卖肾?你怎么就没死!”

“姐姐?!”

罗比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背后,罗敷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捂住手机,转身一看,罗比脸色怪异地看着她,几步之外还站着奈布和范无咎他们,同样是神色不对,一个劲儿盯着她的脸。

罗比过来往她的眼角一抹,“姐姐怎么哭了?”

她愣愣地顺着罗比的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一手水,才察觉到自己哭得厉害。

“我,我没事……”她转过脸,急忙把脸上的泪擦干净,结果手机上电话里又传来男人粗鄙的叫骂,没开免提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罗比脸色一沉,接过电话听了一会,什么也没说就挂了。

他看着罗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牵住了罗敷的手,“回去说。”

“嗯……”罗敷揉揉眼睛,没忍住抽噎一声。

奈布瞟了她一眼,正巧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忍住笑,美女落泪不少见,梨花带雨也不稀罕,可美女打嗝实在有趣。

回到桌子边,之前点的菜都上齐,锅里汤也开了,可除了范无咎下菜之外,都在帮着安慰罗敷。

罗敷不好在这里就跟罗比解释,她坐在那里,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