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乙女摘下玫瑰

当机立断 (3/3)

默许久说不出一句话,罗比哄她她也不笑,眼神沉寂,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不时擦下眼泪,还偶尔打个哭嗝,奈布和罗比一边一个给她递纸。

终于等锅里汤都快熬干了,罗敷终于抬起头来,直直看着谢必安。

“如果打职业的话,在哪里打?你们包吃包住吗?”她直直地看向谢必安,“工资多少?有奖金吗?能我们两个一起要吗?”

“姐姐???”

罗比差点觉得他是不是听不懂中国话了,姐姐是怎么突然会答应去打职业的,还把他都带上了,连犹豫都不带犹豫一下的……不是,估计刚才就是在犹豫,可这……

他急忙拽了拽罗敷,“姐姐,你等会,你忘了你……”

罗敷摸摸他的头,捂着他的嘴,面无表情,“对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我有病,大概算得上是精神病,你们可以再考虑考虑,如果介意的话就算了,我再去找别家问问。”

奈布瞳孔地震,他这才想起来他忘了跟范无咎说什么了。

听她这么一说,哪怕是谢必安很想当场把他俩签下来也得想想,他思考片刻,才礼貌不失委婉地问,“这病……会影响比赛吗?”

罗敷摇摇头,“不知道,可能会吧。”

“会杀人伤人吗?”

“……不会,吧?”她又迟疑起来,看了罗比一眼,“会吗?”

罗比气哼哼地一摔筷子,“你还问我干什么!”

罗敷私底下晃晃他的手,小声跟他说:“回去跟你解释。”

他这才缓了脸色,满脸不高兴地给罗敷夹了块白萝卜,鼓着腮帮子赌气:“姐姐才没病呢。”

“罗比…”

“都说了这又不是病!他们这么说你也跟着说,你这是瘾!哪天说不定你就戒了!”他掐着罗敷的脸,念叨好一通,才消了气,转头乖乖回答,“只要她跟我在一起就不会出事的,她没病,只是……”

说着说着他抿了抿嘴巴,有些沮丧,“只是怕生,四舍五入就社恐吧。”

范无咎在一边想了想,似乎想说什么,结果奈布不动声色地掐了他一下,又冲他摇摇头,他扯扯嘴角,夹了块肉塞嘴里了。

故事发展肉眼可见地狗血起来了呢,卑微.jpg

感觉我写的不是第五人格的同人,是换头文学,但是他们的性格基本是从每个人原本的性格衍生过来的我又不能改名字,我对不起第五人格!土下座.jpg

照例求收藏求评论~

鉴于目前看的人真的不多,我就先不搞珍珠到一定数量就加更了,加的话那就得每到五的倍数加一更,有点好笑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