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明星x经纪人 女女sm)

绿裙子1 (2/3)

那片绿色看,提高声音以便于她能听见我的邀请。

“不,不用了,姐知道,姜老师就知道了,我回去了。”小姑娘慌忙摆手,不等我点头就低着头急匆匆跑开。

我看着小宣传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才转身关门。她说不用了叁个字的同时,我听到一声铃铛的脆响。

那声音转瞬即逝,却并没有逃过我的耳朵。等我慢慢走回床边,叁十分钟计时结束的铃声才叮铃铃地响起。

我伸手把闹钟形状的计时器按灭,对她说:“时间到了。”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我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一只胳膊把她扶住。

她立刻像被抽掉了骨头似的,软软地倒在我身上。我连忙把另一只手也搭上她肩膀,把她从指压板上搀扶下来。

直到我扶着她在床边坐下,挂在她两乳之间的叁个铃铛的晃动都没停下来过,随着她身体的颤抖发出此起彼伏的脆响。

我试图让她躺下,却被她拒绝:“先帮我把裙子脱了,我怕压皱了明天不好拍摄。”这条裙子是明天拍片最主要的一套衣服,我以熟悉服装的名义提前一天拿了回来,也确实是帮她熟悉服装,只是以一种不太寻常的方式而已。

她对身边的东西的珍惜有时候甚至超过她对自己的珍惜,或者说,在她的世界观里,她自己也不过是一个物,还是一个不太重要的物。

这个样子的她总能激起我内心最深处的欲望,让我不能平息鼓噪的心跳。我顺着她的意思帮她把裙子脱下来,按着它来时的样子挂好,再回头时她已经倒在了床上。

她脸色惨白,额头上不停地渗出冷汗,扎不起来的碎发一缕一缕地沾在皮肤上,狼狈得都顾不上取下双乳上的乳夹。

我强忍着兴奋的战栗站到床边,居高临下地问她:“你觉得你过关了吗?”她抬起眼来看我,脸上有掩不住的心虚和恐惧。

于是我继续冷冰冰地看着她,她终于坚持不住,从床上滑到地上跪下来:“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指压板,太痛了……”

她不顾自己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和一副乳夹,趴在地上哭泣:“求你……”我不理她,她就抬起眼来看我,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滚落,是没有人能拒绝的场景。

可惜我知道她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毕竟做了这么多年演员,扮演一个绝望的可怜人,她还是能信手拈来的。

所以我冷冷地开口:“去领罚吧,不要让我动手。”按照之前说好的,如果她不能坚持叁十分钟,就要继续在指压板上跪同样的时间。

“我的膝盖会废掉的……”她扑过来抱住我的脚踝,“要不,要不改天再罚我,不然我明天真的没法工作了!”

我蹲下来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往外扯,迫使她松开抱着我的手:“你把我的话当什么?我们是在菜市场买菜,还可以讨价还价吗?”

她赶紧用手护住自己的头发,一边努力往后仰头缓解头皮的疼痛:“别别别,别撕我头发……呜……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我一松开手,她就趴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似乎打定主意要用哭泣来拖延时间。我想了想,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根小玩意,拿在手上把玩。

她立刻注意到了我的小动作,在看清我手上的东西后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连哭声都小了很多。

我把食指套在金属拉珠末端的环里,让拉珠像催眠师手中的怀表一样在空中摆动:“因为你没有立刻执行命令,这是一个新的惩罚,现在立刻脱掉裤子,自己把它塞进去,否则,下一次让你塞的,就不是小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