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逍遥人生[快穿]

第268页 (2/2)

动人的思想,非演讲不可。对于虫族来说,又何必不是如此呢?

但偏偏,虫族没有演讲,虽然它们政府发布的信息很有政治该有的积极向上,以及话语模糊等等手段,但是看起来其实挺粗糙的,而且也做到了‘责任到人’,基本上谁负责的什么就是谁负责,别说是推卸责任了,一出问题第一个就是抓的你。

话说要不是这样,虫族可能早就玩完,要么就是和人类一样,无数次的在推翻----建立,**,再推翻的过程不断的轮回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成熟风格的演讲,虫族并没有出现过。所以,亚历克斯也对于安乐现在做的行为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什么。

你说她是表演,没问题,虫族不是没有一个虫上去表演的娱乐。更何况由于安乐短时间内找不到能够让她快速出名的平台,就直接参加了这样的解压节目----在娱乐节目宣扬政治什么的,要是放在人类社会早就被淘汰下台了。不过这种安乐社会问题混合着现代励志和几分传销洗脑的演讲,由于新颖有趣而且还能听的懂,引起共鸣的情况,让无数看节目的虫,给安乐投了赞同票………

但是安乐的行为,在亚历克斯这个政治老手眼里看起来,就有那么一米米的不同了。

亚历克斯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它,安乐的行为绝对不是简单的在表演,但是安乐直到现在都在‘表演’却什么都没有做----这就很不正常了。

在和安乐讨论了关于安乐究竟想要做什么之后,有几分明白的亚历克斯问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