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帘风月挂九重

第142回 (2/2)

而被人有机可乘。与其冒险,不如留在丹台山简衣素食,为六公子抄经祈福。”

“我若不回,恐怕又有人在二娘面前进谗言,让我侯府鸡犬不宁。”元昭觉得不妥。

六哥不在,此时的二娘悲痛万分,精神脆弱,更容易受人唆摆。

“有六公子为例,凤夫人定能引以为鉴。”她都死一个儿子了,还不吸取教训么?

“……”元昭默然坐下,半晌才道,“我二娘情况如何?”

“不吃不喝,形同木偶……”季叔低声道,“世子、三公子和四姑娘已去相陪,朱寿偶尔随世子前往,可保她无恙。倒是郡主您,属下已叮嘱长庚,近段时间务必注意山上山下的防守,防止敌人突袭。”

“有劳季叔和诸将奔波,我这儿无妨,倒是父兄出入要小心。”元昭说着,心底渐渐涌起一股哀伤之情,哽声道,“转告父亲母亲,还有兄姊们,我和五姊姊在丹台山与大家同哀。”

“诺。”

侯府有白事,季叔不便久留,翌日一早率领亲兵回府。这批亲兵已经在丹台山驻守一年,是时候换防回京当值,等到休沐日和亲人们团聚。

与他们换防的,自然是侯府的另一批亲兵。

他们每半年换一次防,后来郡主喜欢排兵布阵玩,声称半年时间太短,刚熟悉阵型就被撤换,她来不及研究破阵之法。

于是,换防的日子改成一年。

大家对此并无怨言,须知,三公子这位骠骑将军每逢有空偶尔带着手下人来丹台山观摩,兄妹俩排兵布阵,玩得不亦乐乎。

从他那些将领的口中得知,熟练阵法,将来上战场能够保命。

受郡主启发,三公子平日在营地没少研究这个。

连少将军都如此重视,何况他们这些小兵小卒?为小命着想,有机会便多学一点吧。

……

季叔走后,五姑娘从元昭口中得知六弟没了,同样是伤心不已。得知父亲不让她们回府,不禁忧虑,担心世人又往嫡妹身上泼脏水。

“同样有世人怀疑是姑父陛下对外甥痛下的杀手,帝王尚且如此,我怕甚?”元昭目光清冷道,“传令下去,丹台山挂白,众人披白衣,为我六哥哀悼。”

兵卫仅戴麻绖,不必穿丧服和茹素。否则浑身无力,如何保卫丹台山?饮食可以清淡些,不必纯素。

元昭既是郡主,又是嫡女,茹素,仅着素服。

五姑娘是庶女,六郎虽是弟弟,却是长公主之子。位份高,她和游长庚父子,还有观里的婢仆皆穿丧服、茹素。

入夜,山风呼呼,伴随着观里的一阵低泣声,仿佛也在轻轻呜咽。

侧殿,一身素服的元昭坐在案前,专心致志地抄写经文,灯罩里的火苗闪烁跳跃。抄着抄着,眼前一片模糊,她伸手一抹,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抬眸看看外边,今晚的风有些大了,呼呼作响,让人心底发寒。昔日的清爽怡然不再,唯沧桑与悲凉满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