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母的自我修养[快穿]

第237页 (2/2)

己来评价, 可以简单概括为一个有趣的灵魂。

当然了他的有趣放在封建古代就是出格不守规矩离经叛道。

他天真可爱,善良大方,才华横溢,再加上一副好容貌, 天然地, 他就会成为人群中心最闪亮的那个人, 他是不被俗事所约束的。

但在那个位面中原本的样子, 梅清却是被俗事所拖累了。

根节点其实还是当初薄秋认真想过的他们家的家产问题——这个问题当初她就找梅清聊过,只是在她的时间线中,家产问题最后是被梅清的父亲解决掉了,分家并且分财产, 避免了最后的兄弟反目父子成仇。

可在没有她的时间线中却不是这样。

差异的产生是因为薄秋。

原本的薄秋是一个温顺的女人, 她听从梅清的吩咐,也听从梅老太太的话,她一直是顺从的, 家里没钱她就硬扛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家产问题,又或者是想到了但并不愿意去提起,总之就是这么硬扛着过日子,所有的责难她都一力背下来,她就是个包子,谁都能欺负她,她永远都是微笑承受的那个。

原时间线中梅清因为得了差事出门了一趟, 梅汀就隐瞒了府中的情形, 在梅老太爷和梅老太太面前开始欺上瞒下,老太爷生病的消息不告诉梅清知道,又在老太爷面前说早就写了信, 薄秋在府中说尽好话耐心照顾也抵不过梅汀的上蹿下跳。

古代那样的通讯速度,梅清得了薄秋的信再回来的时候,老太爷已经去世了。

之后就是狗血的争家产,梅汀不仅想要家产,还想要好名声。

于是他将之前老太爷病重梅清不闻不问的事情大肆宣扬,薄秋为了证明并非如此以死相争,最后也就只落得一死,死了之后责任还要怪罪到梅清身上,变成了梅清为了自己的名声逼死妻子。

最后结果当然不太好,梅清孤零零一个人,想要奉养母亲但是没有银钱,梅汀赶他出门,他靠着朋友接济浑浑噩噩地过日子,最后在老太太死后,他就背井离乡流浪去了别处,再也没有回到京城来。